登录
  • #聊聊

如何‌‌‌‌‍‍‌‍‌‌‍‍‍‌‌‌‌‌‌‌‍‍‌‌‍‌‍‌‌‌‌‌与奇葩室友共处——愿博君一笑

waltsniakey
2011
8
现在凌晨3点。我又又又在一阵bia唧叮当声中惊醒。

已经数不清多少次被这个深夜灵魂乐手唤醒了。

此时餐具舌唇齐奏,夹杂翻箱倒柜的鼓点,加上嗡嗡哼哼声,简直绝妙。画面?画面就是我多年前在快手上看到的一个群猪在食槽里熙熙攘攘,大快朵颐的画面。

还记得第一次跟这位室友一起在餐厅吃饭,我惊鄂于如此响亮、自信的bia唧声。我原以为只有被穆斯林奉为神的那种动物才具备发出这么高分贝bia唧的生理构造。那是一家外国人比较多的餐厅,餐桌挨得很近,比较安静。窘迫慌乱之余扫视了一下旁边,心里默念:听不见 听不见…… 企图利用交谈来拖延他咀嚼的攻势。简直就是妄想。那只会让他提高mouth功率,堪比宝马的sport mode.

当旁边的靓妹帅哥时不时往我们这边瞥的时候,我知道一定是我今天在洋师傅那里剪的新发型,因为显然我具备神秘东方帅气的脸庞是不大可能吸引她们的。

我们这桌的waiter小哥时不时过来加水”Would you like...”,室友嘴一瞥”Enough.“ 吓得小哥道歉三连:缩手退步连声sorry… 我也是黑人问号.jpg 怎么突然生气??他甚是不解。啊我没有啊我说够了不用加了啊。emm 好像没什么毛病。

从那以后约饭我都尽量推脱,或者选比较吵闹的餐厅。作为闷骚、尴尬症双十级选手,我实在handle不了这样的餐桌。

—————————————————

曾想,大大咧咧挺好的,作室友好相处。况且中学六年寄宿学校和不同室友都相处得很好,自是不成问题。

事实证明我还是图样图森破。没进过大林子。

合租之后,每次从这位仙人卧室门口经过都是一股难以名状的味道。记得刚认识那会儿,他跟我吐槽他上一年和同学合租,期末打开冰箱一窝蚊虫飞出来。那时年轻不懂事,以为别人讲冷笑话还跟着哈哈哈。至于从不扔垃圾、马桶上色等事迹实在太多,按下不表。

另,这位仙人的生物钟总是与北京时间对齐。和我这个养生选手保持大约12个小时的时差。更让人疑惑的是,他手机闹钟却是在每天早上,通常会从早上响到中午或下午。作息时间上最直观的错位无不折射生活习惯、性格、三观方方面面的错位。我是属于睡眠鲁棒性差,睡不好白天就报废的那种人。曾多次试探表示过“晚上活动量是不是有点大”、“熬夜对身体不好”。这位老哥:“我身体很好不用担心。我爸妈是医生从小照顾得好。”

嗯。确实照顾得好。

不知道是假醒还是装睡。总之尝试各种进言都无果。一次次刷新我对一个人self awareness下限的认识。不由得感叹那句熟悉的鸡汤:“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误: /

就像你很难跟他解释Enough有时是表示 闭嘴/受够了/有完没完 的意思。

—————————————————

疫情之前能避则避,但自隔离开始实在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真是时时心惊胆战 欲喷无语。

上个月疫情爆发之前这位仙人感冒了。咳嗽喷嚏样样齐全。他又有一个习惯,喜欢坐在厨房的吧台上敲电脑。响彻入云的喷嚏,歇斯底里的咳嗽,张口就来,毫不掩饰。擤过鼻涕的纸团在吧台上一堆就是一天。那几天完全不敢出卧室门,上厕所我都戴着口罩。趁他不在就用消毒液、酒精把吧台、厨房、厕所洒个遍。因为不敢靠近他,在房间里用微信提醒了几次去医院检查、注意个人卫生、尽量待在自己卧室等等等等。Well… you know. 五月天的《倔强》听过没?就是这首歌。

过了两周这位仙人感冒好了。幸好是普通感冒。

疫情爆发之后,这个双足直立行走的生物才是真正让我感动恐慌的。两米长的吧台附近摆满他的家当 快递,还有他出门戴过的口罩;超市买的食物和塑料袋一并塞冰箱…… 总之一切可能携带病毒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运送到公寓里来。跟他讲病毒可能的传播途径、注意事项无不让我感到语言、逻辑的局限性。可能一顿暴揍还能有点效果。奇人异事见多了性情也就变了。最后往往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八婆,只能瞎打发卡,就此作罢。

这位哥们儿打算近期回国。我每天提醒他填写健康申报表 比他爹娘还担心。真诚希望他顺顺利利成成功功地回国。

—————————————————

此间琐事,博君一笑。

新手上路,谢看官加米 : ))
8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