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聊聊

即将颠覆传统影视的边缘性力量

上天善意
589
0
爱奇艺于23日举行了网络剧行业峰会,会上宣布了爱奇艺在网络剧上的重大布局战略:2015年将出品30部自制剧,平均不到两周就一部剧;并成立5000万的剧本基金,广发英雄帖,招募优秀剧本。

这只是爱奇艺一家视频网站的布局,其他优酷、乐视、搜狐、腾讯每年也都有数亿元的自制剧投资预算。

2014年是中国网剧发展元年,预计今年网剧的产量为1000多集,并且每年都会成倍数增长。国产电视剧每年的产量在15000集左右,而网络剧用不了3年,产量就会超过电视剧。截至8月,全网已有10多部网剧播放量突破亿次,其中优酷《万万没想到》两季总点击量达11亿,爱奇艺开年大剧《灵魂摆渡》总播放量5.2亿,而笔者所在公司发行的62集《谢文东》更是全网播放量突破12亿,低调地实现了2014年全网播放第一的好成绩,是真正“现象级”大剧。

量变不是目的,量变驱动质变才是真正可怕的。网络剧由于政策限制相对宽松,它的品质和影响力正以惊人的速度进化着。

网络剧市场大爆发,乃大势所趋也。而传统电视剧一方面受互联网冲击,另一方面又受广电总局政策影响,再加以年轻观众的加速流失,败势已现。网络剧给电视剧产业带来的不是补充,而是颠覆。行业格局要重写,洗牌已经悄悄开始了。

影视行业被互联网化,面临“破坏性创新”

周鸿祎在自己的新书中不断推荐对他影响非常大的一本书,叫《创新者的窘境》,核心观点就是“破坏性创新”。这也是雷军“风口上的猪”理论和周鸿祎“没有人能打败趋势”的理论鼻祖。

《创新者的窘境》中说,新技术分延续性技术(Sustaining Technologies)和破坏性技术(Disruptive Technologies)两种。延续性创新是把产品变得更强大,但破坏性技术并不是沿着延续性发展,而是相反的方向,很多市场领先者都是被破坏性创新者干掉的,例如诺基亚、柯达。

《创新者的窘境》书中说明了“破坏性创新”的可怕:

“破坏性技术给市场带来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价值主张。一般来说,破坏性技术产品的性能要低于主流市场的成熟产品,但他们拥有一些边缘客户(通常也是新客户)所看重的其他特征。基于破坏性技术的产品通常价格更低、性能更简单、体积更小,而且通常更便于客户使用。”

你看这不正是网络剧现在的发展情景吗?网络剧一开始只是满足所谓低端的网民客户,但它的野心不是仅仅窝藏在互联网角落,随之,这些新兴视频网站和制作公司要占领主流市场。被它们带跑的不仅仅是观众,还有电视台赖以生存的命根子:广告客户。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网络剧公司和电视剧公司去抢电视台的市场,而是新老两个体系的战争:网络剧公司和视频网站、新媒体这个新平台,去抢传统电视台、电视机和传统影视剧公司这个旧体系的市场。

所以尽管短期内,会有一小部分大投资的网络剧去拿电视剧许可证,反向输出给电视台;会面对传统影视行业人所具有的优势以及他们长期面对的挑战:技术、质量、审查问题。但长期来看,这些问题根本不值得去讨论,因为电视台这个行业将被互联网干掉,电视台在这期间的作用只是像外婆一样,在人生最后一段时间帮视频网站等新媒体养大了它们的儿子——网络剧。

网络剧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进化着,美剧模式会最先从网络剧中产生

网络剧强大的市场需求产生对内容品质的提升。大家对网络剧、微电影可能还停留在草根低俗的印象中。但其实,网络剧已经开始向电视剧那样的长篇、大体量的方向发展奔去,它在以惊人的速度进化着。

网络视频一开始是20到30分钟的微电影,后来升级为60到90分钟新媒体电影,然后就升级成长篇连续网剧。一开始是《万万没想到》这样的每集10分钟左右的短篇情景剧,然后就进化成每集25分钟左右的故事片,预计明年就会进化成40分钟左右美剧的形式。而影视行业和观众梦寐以求的美剧形式,也会最先在网络剧中实现,这里面却不会有传统电视剧的份。

这判断会不会太绝对?有人说了,就算网络剧是未来方向,但是传统影视大佬们只要转型生产网络剧不就可以了吗?肯定能打败视频网站这些非专业选手,因为传统大佬有资金、大腕、名导、设备等优势。

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否则诺基亚可以轻易地重新活过来。不就是像小米一样生产低价高配的安卓手机吗?并且诺基亚远比小米有品牌优势。

因为电视剧面临双面夹击:外部被互联网冲击,内部面又被广电总局折腾个半死:一剧两星政策,各种审查限制已经把电视剧限制在婆媳剧,谍战抗日雷剧里面。电视剧行业看似庞大,但不健康,它更像一个肥胖的低能儿。

《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所提的价值网络(value network)从理论上解答了这个问题。

传统电视剧的“价值网络体系”

《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所提的“价值网络“(value network)理论是这样说的:企业是在一个“大环境”下确定客户的需求,对此采取应对措施,解决问题,征求客户的异见,应对竞争对手,并争取利润最大化。

也就是说,传统影视公司原有的“价值网络“在电视台,人脉关系在那边,资源积累也在那边。并且传统影视公司和电视台的价值网络决定它们的方向和资源配置,只会流向做质量更好、成本更大的电视剧上面去。所以对网络剧这个新冒出的小兄弟一开始都是轻蔑的态度。

低成本和恶搞,是网络剧的特点,也是其优势,它背后所代表的导演制作体系和演员体系,甚至拍摄成本、渠道,与“高大上”传统电视剧所代表的都不一样。

传统影视公司要么不屑拍,要么拍不出这么低成本的网剧,要么没有网剧这样风格的创意细胞。并且根据价值网络理论,就算传统影视公司也做电视剧,也做网剧,公司内部就会长期并存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构成本、两种不同的观念文化,一个企业不可能相安无事地存在两个价值体系。

关于传统电视台,则就更不用多说了,它的“价值网络“是”固定在家“看电视的那些中老年观众,当它依赖于这样的价值网络时,它是创造不出符合主流互联网观众观看习惯的内容的。现在互联网主流观众的消费行为已经变成了“随时随地“看视频。而视频网站大力推动自制剧的目的,是要把电视台的观众和广告客户都拉进互联网,让人和钱都远离电视。以后电视剧这个产业的主战场是在互联网。互联网视频公司会跟乐视电视盒小米手机一样,硬件免费(零利润),内容收费,最终还是会像运营商一样,签一个长期的付费会员,就可以免费得到一个智能电视机。受广电总局政策限制,这个智能电视可能就叫PC一体机。

电视台已经跟图书报刊等传统媒体一样,逐渐被互联网边缘化。而(即将)打败它的,正是来自边缘的力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0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