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金工商|ieor
  • #金工金数

Baruch面试经历

乌崩
3882
11
刚刚收到了正式拒信,又回想起第二轮惨淡的经历。直到现在仍然是sooooooooo sad。写在这里造福众坛友吧,也给接下来的项目攒些人品(虽然Baruch挂了以后其他更看背景的也基本没戏了)。题目大多在CD上可以找到,而且对之前面试的同学可能有不公平之嫌,我不再赘述。

其实第一轮面试发生的非常快。在二月初收到了一面on-site邀请,因为是dream所以翘了实验课坐一个小时火车去Baruch面试。面试的教授R以前还在我们学校呆过两年,不过他也没有提起这段经历。面试的基本上都是数学问题,我基本上全想复杂了,不过最后都很快给出了答案。后来有个interest rate swap 定义, 勉强背了出来。面完R教授说会推荐我但不保证二面,which也是经常听到的话。总的来说一面特别快,气氛也都非常友好。出来时候一看表前后加起来也才过了15分钟。当天下午就收到了第二轮面试的邀请。本来是在一面的两天后,但Dan临时有事,于是在前一天晚上改到了两周之后。

完全没想到这会是噩梦的开始。

接下来的两周我基本上都在准备金融的概念。我自己背景比较奇怪,之前两年学的是化学,基本上完全用不到数学;后来转了个工程,同样没上过太多数学课。上个学期为了补背景去上了本校math finance研究生的两节课,但中间的基础基本上都没有。面经中的问题基本上都刷了一遍,感觉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然而没想到二面完全就是悲剧。首先是火车晚点延误,本来时间绰绰有余结果最后变成一路气喘吁吁跑到了办公室。小米说没问题你还是很准时的。见了dan,一开始先问我certificate几分;然后是一个积分题,很快算出来了;然后是n个特征值的问题,他追问说原理是什么?我一开始比较无语这不是很自然的事情么,然后他看我还是没缓过气来问我要不要杯水冷静一下——然后小米很nice的拿了杯水过来。喝完后继续纠结,然后他给了我个2*2 的让我算。算出来后他只是笑笑让我继续组织语言。后来纠结了半天是要我从头开始推起然后证明一个很基础的线代理论。。。

基本上那个时候开始整个人就不对劲了。后来算期望,脑子卡住了没算出来,他给了思路然后我说了下应该怎么写。

接着最疯狂的地方来了,他看到我的简历上有写学过数值分析(which 还是我特别喜欢的一门课),问我xxxx定理是啥。我想了一下说没学过(真的没学过)。他问难道没有和线性代数相关的东西么。我又想了一下,确实没有(说来我的老师也是NYU毕业出来的按理是师出同门但不知为啥教学思路这么不同)。然后他问我学了什么。于是我列给他听。接着他问我Simpson‘s Rule是怎么回事。完全忘掉了。。。我解释说我那门课考的很好但真的时间过去了几个月又没有准备这方面的问题。他说把东西放在简历上是一把双刃剑(= = ), 别人会欣赏你但也会challenge你这方面的知识。他又看了一眼简历,说我还没问你martingale representation 的问题呢。我本来想说可以啊,但想了下确实也什么都不记得了。然后又建议说以后面试一定不要卡时间到,之前要有二十分钟踩踩点准备自己什么的。整个过程中我感觉自己非常非常naive,基本上可以犯的错误都犯了一遍。我自己本人也是讨厌找借口的人,认为所有时候都应该是以符合社会预期的方式举止的。然而这次听到dan特别nice的给出这些本来就深以为然的建议的时候,心里却只能苦笑。

最后问了一下职业规划,然后就是Q&A了。因为知道面试实在是太糟糕了,本来准备的问题这个时候问出来也显得特别多余。问了一下就业率(他说今年特别好目前只有一个没找到实习),问了一下交易比赛,dan都还是很耐心的回答了。总的来说dan除了说名词的时候有些口音,其他时候英语还是很正常的,语速也不快。为人也很nice,但很自然的给人一点压力。

结束的时候我又和一面时候一样说希望很快能再见你,他很意味深长地说,hopefully。遂知道已经完全没戏了。

周一NYC特别特别冷,面完之后心情麻木,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回车站的。总的来说问题并不难,但因为完全没有预料到,却在自己比较熟悉的课上被很简单的问题击倒了。检讨自己来说,也是因为不求甚解,只想着会用就行,很多基础知识都没有真正理解。最后挂掉也理所当然。步子太大,果然扯到蛋了。

最后还是求一下安慰吧。之后又考了两门midterm,都不知道是怎么把题目写出来的。。
11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