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聊聊

摆地‌‌‍‍‌‍‍‌‍‌‍‍‌‍‍‍‍‌‌‍‌‌‌‍‍‌‍‍‌‍‍‌摊留美博士后孙爱武事件 内情披露 ZT

windy
4360
5
发信人: dogwhisper (er), 信区: Returnee

标 题: 摆地摊留美博士后孙爱武事件 内情披露 Z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Nov 15 15:09:00 2009, 美东)

视频:

news.vodone.com

zt: sciencenet.cn

刚刚收到朋友hargen(当时的CSSA主席)的一通电话,有关于这件“留美博士后‘归国

报效’摆地摊睡大街”视频在网上流传的情况,因为内容的主角孙XX是曾经在其犯病过

程中我和许多朋友帮助过的,赶紧上google查询,找来视频看。

视频地址:news.vodone.com

原本以为孙带着家人和孩子回国会得到更好的结果,没想到现实是很残酷的。他回去了

,并没有得到治疗,而是沦落街头了。听了电视中主持人的话语,言辞刻薄,说些不着

边际的话语,一点都不令人觉得意外。他们根本不知道孙在回国之前都发生过了什么事

情,怎么会流落到这个地步。

在没出现这个视频之前,介意隐私问题,从来没公开过后面的这些内容。如今,孙的境

地需要引起关注,在此,把我了解的和做过的事情,以及与朋友的通信内容公开出来,

希望让国内相关的方面能够对他有个了解,对他进行治疗。另外,当时周围很多朋友也

提供了不少直接的帮助和照顾。然而看到这样的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感到很痛心。希

望能够借助于公布这些实情,引起他的家人和社会的关注来帮他治好病。

======================================

===

Hi xxxx, xxxx:

I am not quite sure whether you and CAGD community can do some favor to this

couple and their 3 kids. However, this case is very sensitive and needs

urgent and appropriate help or severe outcome would happen if our Chinese

community could not do something.

The following paragraphs were written for personal records. But it seems I

have to distribute it out for better understanding the case:

目前,我,CSSA主席以及另外一个朋友已经做了我们所能做的努力,深感束手无策,只

好寻求更多人的介入和提供帮助他们一家人解脱困境。

由于他老婆不愿意答应CSSA主席签署release信息的文件,我只能自我作主,以这种私

下信件进行。希望我所做的努力对他们一家有益。更需要的是我们更多人来帮助他们一

家。

下面所有论述的内容只代表我个人言行,因为牵涉到当事人的隐私,仅限于相关人的

私下传阅和转告。

请勿往公开的场合散发,更不能在网上传播!!!!

切记!

具体事情,请跟我联系:734-xxx-xxxx

陈xxxx

============

附:

============

孙爱武case过程:

1、星期五(01/30/09)发信给校长、化工系、老板和组、芝加哥中国领事馆以及UM学

生会的bbs网络。具体内容(应该是相同的)如下:

发信人: stonybird (sunny), 信区: Classified

标 题: need emergant help

发信站: YOUMEBBS 游湖觅海站 (Sat Jan 31 11:53:42 2009), 站内

Dear all ;

This e-mail is to express our concern about safty. My name is aiwu sun. A

RESEARCH fellow in department of chemical engineering , university of

Michigan. We are monitored by a group of strangers. Monitor were put in our

house. If anything abnormal happens to us, such as missing, please transfer

this email to someone who may concern.

-AIWU SUN

please transfer this message to MITBBS for more help.

--

※ 来源:·YOUMEBBS 游湖觅海站 bbs.youmebbs.com·[FROM: 67.194.195.*]

2、星期五,他本人打过911,警察来过他家,查看,询问情况,没有行动(具他本人和

他老婆描述)。

3、星期六上午他发了这些内容到网络上。有人转到mitbbs/michigan版面,我是由此知

道这件事情,并立即意识到他是我认识的人。之后,我给他手机打电话。他老婆(LP)

接的电话,说他出去了,没有别的话交流。到了下午4、5点钟,我又打了个电话,得到

同样的答复。不久,他LP在接近6点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要我能否尽快去帮她。我问

什么事情,她在电话里不说。我当时在吃晚饭,告诉她我吃完饭会尽快过去。还没等我

吃完饭,又打了两次电话。很明显,事情比较的着急。

此时,根据我在网上所了解的经验。产生疑问:家庭暴力?打了911,警察把被带走了

?她在家一个人带3个小孩,带不了了,才知道难处,该找人帮忙了?

我饭还没吃完就赶紧开车过去。到了停车场停好车之后,我先给一个老乡(他邻居)打

电话询问一下情况,问她是否听到或者感觉到邻居有吵架大骂的情况。得到老乡的否认

之后,我才感觉这不是家庭暴力事件。该怎么办,需要另外了解新的情况。

插入一段后来了解的情况:星期六是有人看到该内容,是否是看到他发到校内的还是网

上的内容,给警察打了电话。在大概12点之后,来了四辆警车,在没有多少询问和跟他

LP说明的情况下,警察把他带走,并留下了一个DPS电话

进入他家,他LP跟我说了一些情况(并不很清楚)。他在UM医院,有个医院的电话,她

打过电话。据后来我和阿飞周六去探视他时,他自己所述,在UM医院一个下午,把他单

独隔离,类似于关禁闭,令他的体力消耗殆尽。

在他本来因为工作(研究),照顾小孩(3岁,daycare),以及在家需要帮忙做饭,带

两个3个月的twins,3个月下来,他的作息紊乱,精力消耗殆尽(exhausted)。做出一

些言词含糊的举动是可能的,需要的事情是,休息和合理的身体调养。据他本人和他LP

所述,他在工作(research)上并没有太大的压力,老板不是干涉太多。这方面至少说

明他的精神在研究方面是正常的思维。那么需要他老板的旁证,来说明一下,他(Dr.

Sun)在日常的表现来界定他的行为与精神状态。

4、我给所留的医院电话打,了解到的情况是,他在7、8点钟要转到St Mary Mercy

Hospital in Livonia。医生说,救护车已经到。如果我要去看他,不一定能够在救护

车走之前见到,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但很快了。考虑到不熟悉情况,决定等他到了

那边的医院之后,再打电话。

5、我给学校DPS打电话了解情况,想要了解他为什么会被带走,问题有多严重。得到的

确认是,他的情况不是criminal case,这样就显得好办得多了。

6、在他到了Livonia那边的医院之后,大概在9~10点之间打通了电话。稍微了解了一

下情况,但他因为下午的情况,已经精疲力竭,无法说话。只好劝他去休息。周日去探

望的时候,他说过,这是他这段时间来休息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7、晚上,我找了个朋友还有他邻居来暂时陪他LP,同时也叫来了他LP认识的一个朋友

。因为情况突然,他LP晚上自己一个人照顾不过来3个小孩,尤其老大身体不好,感冒

,上吐下泻,星期六一天没吃饭。他LP的精神也是极度的疲惫不堪。之后,打电话找来

了化工系一博士后的LP来陪她过夜帮忙照顾小孩。

8、打电话跟CSSA汇报情况,并做些准备,周日上午去看他。

9、在早上9点半,CSSA和我出发去医院,到了之后,才知道探望时间是下午1点。返回

,CSSA去做实验。我另外找一个朋友阿飞一起再去一趟。在探望过程中,我和阿飞跟他

的沟通算是比较的合理正常。根据我10多年前对他的了解(曾经住在一起,在同一个实

验室做过实验),他的言行方面与以前类似,没有足够明显的变化。

但根据阿飞的感觉,也许他是有点问题,但这种情况下,尤其疲劳,场合特殊,心理暗

示下,有所异常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对他比较了解,并没感觉到他的异常有多明显。

10、周日上午,我请求一个朋友有空去看望他LP,多些人员关怀,会让她的情绪好些。

据这位朋友的观察,他LP很疲惫。这是照顾小孩和情况突然的状况下,人的正常反应。

11、周日,他LP找了几个人先后来陪,帮忙。

12、周日晚上,CSSA、阿飞和我一起在我家讨论这件事情该怎么办。达成一致看法,他

的情况,我们无法触及,只能听医生的评估结果,针对之后可能的情况,先互相交待看

法。这边他LP和3个小孩的情况,需要找更多人帮忙。CSSA并拟好了一份授权信件,让

他LP看,是否愿意授权发到CSSA Email list上征集自愿者来帮忙。因为我们3个大男人

,不合适也很难提供帮忙他家人。他LP看了信之后,说等两天之后再说,这件事情就压

了下来。

13、之后,我们3人各自开车去看他LP和孩子,并了解交待情况。临走前,他LP提出能

否在周一上午8点,有人陪她去化工系找系主任。

14、周一上午,CSSA陪她去,但因为有事情,9点必需离开。他LP就留在学校一天。

15、周一白天接到他同实验室一学生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去看看他LP。我因为要

在deadline之前递交论文,忙了一天,到6点才回到家。6点5分左右,我到了化工系办

公室。里面有个北校区学生事务经理。根据她的介绍,星期二,她会找学校的律师,另

外一个中文翻译,他LP,还有我一起去医院,等待医生的报告,由法官做界定是留在医

院继续治疗,还是可以出来。

期间,敦促她,劝解和解释,要她必需休息好,保证有体力。如果她垮了,没有人能够

代替她的角色,3个小孩的相关问题会非常严重。因此,她必需保证自己的精神状态和

体力,必需合理休息和饮食。

16、之后,离开Dow Building,他同实验室的学生找另外一个人来帮她把3个小孩推回

去。我没有帮忙,直接开车回家。打算给她做些吃的,过后带过去给她。

17、回到家,吃饭,同时炖了一锅海带鸡肉(一个朝鲜族同学的配方),并与阿飞沟通

了解情况。

18、收到她的电话,说领事馆的事情。要我马上过去,我拒绝。等我炖好了肉,带过去

再说。这种情况下,不能被她在精神疲劳情况下的言语想法所左右。并再次敦促她,必

需休息好,饮食调节好,有什么需要帮忙,说。同时也告诉她不要再三更半夜打电话,

骚扰人的休息。不要指望晚上能有什么作为。同时,需要人帮助,不要言词过激去伤害

帮的热情。我们能理解她的心情,但她如果自己的精神状态和体力不行,怎么能够有足

够的精力来面对所发生的事情并照顾好3个小孩呢?她需要休息,睡觉!多次强调,甚

至威胁她,如果她不休息好,她的精神状态也会影响到我们怎么帮她。如果她不休息好

,我们就不帮了,随时走人。说句实话,不狠点,靠劝说,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只有

让她意识到自己该怎么做,而不是乱想一些中国式行事思维,那么保证休息好,她就有

足够的体力和心里准备面对之后可能发生的状况。因为一旦她垮了,谁能代替得了她,

那么她小孩的抚养权就会出问题。这是非常严肃,非常重中之重的事情。

19、吃的东西带过去,并拿到领事馆的电话以及工程院一教授的电话。她要我在她面前

打电话。我考虑到,也许她对这个期望很高,但实际情况根本不可能的。他能否出来,

什么时候出来,医生的诊断是权威,不管是校长还是领事馆没有人能够干涉到医院医生

的界定。

20、出来之后,我在车里给教授打电话,不通,留言。回到家,给阿飞打电话说明情况

。阿飞跟CSSA联系沟通事情。阿飞去找了教会。不久,一牧师给我打电话了解情况,并

询问能否以及需要怎么帮忙。我简单介绍了情况,并说明目前最需要的事情是他LP和3

个小孩的照看。

21、期间,穿插着,教授打来电话。CSSA也刚刚同时给他打,教授接了他之后,再给我

打回来。我接牧师的电话。穿插进行。之后,一曾经去帮忙的朋友打来电话询问情况进

展。之后CSSA打来电话互相沟通情况。应该说教授是受领事馆委托来了解情况的。我只

能把最关键的事情,以及我们所做的努力,所需要的帮忙和之后可能会发生的情况都介

绍一下。

22、试图打电话给他,占线,很难打进去。只好放弃。

===================

HI, xxxx and xxxx:

I am not quite familiar to othe people, so I send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you. The purpose is to bring more people to help this couple and their 3

kids. We are exhausted, the the case turns worse. Therefore, I need you and

your network.

xxxxx

===================

CAGD的介入:

xxx and All,

Can you contact xxxxx and xxxx to find out what we can do to help this

family? Thanks.

xxxx(CAGD)

248-xxx-xxxxH, 248-xxx-xxxx x xxxxW

==

xxxx,

You may contact Consul Haixia Yu for help. His contact info: yhx53711@yahoo.

com, 312-780-0171.

Keep me updated about the situation. We'll help this family out. Be careful

and patient to the family. Thanks

xxxxx

==

余领事:

您好! 密大的访问学者孙爱武出了状况, 被强制接受治疗. 他太太想把小孩送回中国.

听说她已去芝加歌办回乡证. 请你关照一下. 多谢!

xxxx (CAGD)

====================

I, all:

Sorry to bother you all again. I received a call from consulate LI Changhua

that Aiwu's wife was back to Ann Arbor in the Sunday afternoon. She plans to

send her 3 kids back to China while she still needs to get passports for

her two 3-month twins. Her brother in Beijing is planning to help her with

the special assistance from Chinese Consulate in Chicago.

However, the current situation is that her mental health is unstable. It

needs some people to visit and talk with her to release her stress and

fearfulness. At this moment, we have to provide some sort of help to take

care of her 3 kids. Don't let something happen. As long as 3 kids safely

taken back to China, for the couple, they just need medical treatment. Her

husband stubbornly refuses to take medicines. Had her husband taken medicine

earlier, the case would not have turned worse.

I am not sure how much help we can provide, but we really need to do it

again. The sooner the better. Also, asking Chinese church to help will be a

good choice too. We just need to persist for mostly less than a week until

her brother arrives in Ann Arbor.

She lives in

2349 Bishop ST, Apt #6

Ann Arbor, MI 48105

Phone: 631-839-0790 or 631-839-0786

(see the attached map, arrow)

When talk or visit to her, just need to assure her that we are coming to her

(under her protective and abnormal mental status, she is quite skeptical,

but for the safety of 3 kids, no cop or formal action should be taken right

now or the kids might be taken away by American children organization).

Thank you for all your help to this family.

xxxx

I can be reached by 734-xxx-xxxx

=======================

hargen,

Can you get some students to help the family to get over this difficult time

? I have informed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Chicago of the situation. Last

night I met consult Yu at a local event and talked about it. He said he

already paased the request to consul Wu who is in charge of visa affairs. It

's high time to show our support to the family. I think we need encourage

the wife to face the challenge and let her know we are helping. I'll talk to

you when I get home. Thanks.

xxxxx (CAGD)

=========================

Hi CAGD,

We were helping them during the past week but Mrs. Sun, who is mentally

unstable, was not cooperative when we are trying to help. She didn't trust

us. I was driven out of her apartment last Thursday night when I refused to

drive her leaving Ann Arbor. I have talked to the Consulate many times on

her situation. She is currently, at least I believe, under persecutory

paranoia. I will talk to you later on phone.

hargen

===========================

hi, xxxx,能否把下面的情况跟你们教会的人转述一下。目前孙爱武在医院接受精神治

疗,而他老婆刘xxxx带着一对4个月的双胞胎和一个4岁小孩在家。她本身也有轻微精神

症状。目前,她在准备把她的小孩送回国,但她的精神状况也不是很稳定。需要不时有

人去看望一下或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忙。

谢谢!

xxxxx

=============================

date Sun, Jun 7, 2009 at 8:34 AM

subject 孙爱武的最新消息:回北京了

mailed-by gmail.com

Hi, CZ, ZJ, XW and YJ:

我刚刚知道孙爱武的最新情况。他和他老婆带着3个小孩回到了北京(国内时间昨天)

。他老婆的哥哥给我打电话,问孙爱武在密歇根的工作情况以及回来的可能性。我告诉

他最好不要再让他们回来了,因为他们俩的情况依然还是有问题。另外,在密歇根大学

,孙爱武的职位是博士后,临时性的,一年一签合同。按孙爱武目前的精神状况,恐怕

没有人愿意再给他工作的机会。

他们回去在她哥哥家也是怀疑这那的,不吃菜,只吃馒头。对很多东西抵触。这种症状

跟当时我们看到的一样,说明还是没得到控制。也许停药了的缘故?

另外,我也给他建议了带孙爱武去看中医,进行针灸或者催眠疗法什么的,毕竟西医只

能靠药物来压住症状。

一个月前,我回去参加毕业典礼后,我给孙爱武打电话,他们搬家到了Pontiac Trail

路上有个Arrow wood的Co-op,我去看了他们,他们俩的精神状况是暂时稳定,但话语

间,还能够感觉到病根未除,我没敢多问。

虽然他们买的是往返机票,还想带着大儿子出来。但恐怕很难再签证出来,而且我也建

议她哥哥在病情没有得到治理之前,不要让他们再出来了。另外,她哥哥也问在国内高

校找工作的可能性和机会。如果正常了,凭着孙爱武的能力,还是能够找个比较好的位

置。

回去了对他们俩,对小孩都是最好的选择。

这件事情幸亏得到了大家的一起帮助,没发生意外。希望他们回去能够得到确底的治理。

谢谢各位!

===========

当时CSSA主席了解的情况:

===========

发信人: hargen (哈根达斯), 信区: Chemistry

标 题: "UM海归薄厚摆地摊”内情——我知道的那部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Nov 15 03:19:08 2009, 美东)

写在blog上的,没有agostic大哥给的信息那么全,但是会简洁一些。

----------------------------------------------------------------------------

------

我来说说“UM博士后回国摆摊”的内情吧 2009-11-15 16:03 (分类:默认分类)

相关链接:news.vodone.com

这两天网上一直在盛传海归博士后睡大街摆地摊的事,我本来也没有太关注,一直到今

晚roommate叫我来看以上的那个视频,我才知道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南开和UMich的双重

校友孙博士。作为当时UM-CSSA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我目睹了孙博士的不幸,而这个不

幸完全是个个例,无关国内外教育,无关海归与否,无关化学化工专业。考虑到北京电

视台已经很不负责任的把孙博士及其家人的姓名,学历和家人合影统统公开,我觉得应

该把我知道的那部分说出来,让大家理解博士后摆地摊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今年一月底的一个周六,我在youmebbs上看到一张求助贴,发帖的人认为自己和家人正

在被人监视,随时有生命危险。UM-CSSA的gmail邮箱也收到了同样的求助信,后来

mitbbs密歇根版也出现了这个帖子。当时我以为只是有人恶作剧,并没有想太多。当天

晚上,化学系的agostic大哥给我打电话,说是他认识的一个博士后被警方带走了,具

体情况不明,博士后的爱人拒绝透露更多信息,agostic希望CSSA能够出来帮忙。后来

,在agostic大哥和另一位南开校友ahfei大哥的努力下,事情稍微有些眉目了。这位博

士后,就是视频中的孙博士,当时在UM化工系工作,本科毕业于南开,博士毕业于石溪

。事发当周,孙博士给他所有能解除到的email list和网络资源发了信,包括化工系,

CSSA,芝加哥领馆以及他在石溪的那个系,坚持认为他被人监视并且有生命危险,并且

与当周周五报警。警方检查过他的住所,确认没有监视器,没有任何会危害他们一家的

物品后就离开了。第二天UM的学校警方(Department of Public Safety)接到石溪方面

的查询电话,认为孙博士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中的被害妄想症。于是就发生了我所了解

的第一幕,孙博士被DPS带走,周六当天先是被送去了UM Hospital做被害妄想测试,测

试没有通过后被转入St. Mary Mercy Hospital接受强制治疗。后来才知道,孙先生坚

持认为他发现了UM工学院的一个人体实验的绝密项目,因而受到项目负责人及其背后势

力的追杀。。。

孙博士住院后,留下了没有工作的孙太太和三个孩子,其中两个当时只有三个月大。我

们见到孙太太的时候她已经接近精神崩溃了,也有一定程度的被害妄想,她经常认为我

们给他们送的食物里有毒,我们是某些神秘机构派来对付他们一家的。刚开始几天我们

联系不上孙博士,孙太太就坚持认为她的先生已然被害。当时的情况真的是既尴尬又无

奈,她一方面向我们索求帮助,一方面觉得我们别有用心,经常用命令我们把她丈夫弄

出来,或者半夜三更打电话给我让CSSA出人赶过去帮她看孩子。她显得无助,多疑和歇

斯底里。在这种莫名其妙质疑中,我们陪她出过庭,去过医院,去过化工系找领导。

agostic和ahfei等热心人,CSSA的志愿者,教会的朋友,华人协会的成员都经常来看她

,帮她带小孩。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18天后,孙博士出院。出院那天,我自己开车去了位于Livonia

的St. Mary Mercy Hospital把孙博士接回Ann Arbor。在开回来的高速上,我特别害怕

,心想要是孙博士这个时候再出状况,跟我抢方向盘,我的这条命就算交待了。回到

Ann Arbor,把孙博士送回家,告诉孙太太,重申没有人想害她爱人。其间,芝加哥领

馆的领事们来看望过他们一次,并且给了他们一笔慰问金。这里不得不说一下,领馆教

育组的领事真的非常好,之前就一直提供了各种帮助,最后还是亲自跑过来了。

从那天后,我终于松了口气,可以睡个好觉,并且专心准备prelim了。后来从agostic

那里听说,孙博士搬离了他在Northwood的房子,去了其它apartment。。。后来就听说

他们一家回国了,我们当时都松了口气,觉得回到国内,换了环境,孙博士的病情应该

能够缓解,以他的学历和science的publication找所高校过个稳定的生活应该不难。没

想到时隔大半年,却以这样的方式重见孙博士。我的校友,堂堂UM的博士后,居然睡大

街摆地摊,让我感到觉得无比悲哀和失望。但事已至此,我们这些身在密州的人也是爱

莫能助,和agostic大哥商量后,还是决定把我们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希望国内能有热

心人帮助他恢复健康回复到正常的生活中,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多为国家做些事情。

ps:我当时查过,精神分裂主要是遗传原因,加上环境的诱因。孙博士的case我理解成

繁重的生活压力(妻子和三个孩子)和繁忙的工作再加上遗传因素共同引起的吧。
5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