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申请总结
  • #eecs

反驳‌‌‍‍‌‍‍‌‍‌‍‍‌‍‍‍‌‍‍‌‍‍‍‌‍‍‌‍‌‌‍‍“来美六年感悟 PhD科研+码农+生活”

tongpingliu
22047
78
我是在排名100开外的(USNEWS)UTSA的faculty(在CSranking,系统排名68),按照z928czzc 的定义,毫无争议的烂校吧。根据我的经验来反驳一下z928czzc 的各种意见。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在UMASS读的PhD,也是在排名20名左右了,绝对不在牛校之列了。

(1)谬论一:牛校之外没有好老师了。UMASS里,我知道的大家如雷贯耳老师最起码有Don Towsley, Jim Cruse, Bruce Croft, Victor R. Lesser, Andrew McCallum。更不用说还有大量的中坚,例如 Deepak Ganesan, Emery Berger等。

(2)谬论二:牛校之外做的研究都是拾人牙慧的东西。这个绝对是错误的。我老板,Emery Berger,2015年SOSP Best Paper论文(Coz),在我看来绝对是对多线程调试的一个里程碑式的work。再举个例子,Santosh Nagarakatte的学生去年拿了Sigplan的thesis award,他仅仅是在Rutgers任教的(排名30开外)。

(3)谬论三:牛校之外的出路非常有限。我举我们领域的华人教授的例子吧,Shen Xipeng,原来在William & Mary任教,他的学生有在Rutgers,Mines, UC Riverside和UCSB任教。我们学校(UTSA)徐老师的学生去了Yahoo Lab, Juniper Networks, 和华为研究生的researcher。另外,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有去U Virginia(Samira Khan)和U Iowa (Omar Chowdhury)。

(4)谬论四:发论文的方法。我很佩服z928czzc的毅力和坚持,能在几年内发上50篇论文,和拿上次顶会的Best Paper。但是我不得不说,他走的不是研究而是灌水,大家千万不能学那种研究的方法。因此,他在PhD期间没有学到什么东西我也不是感到很奇怪,虽然他非常努力。我PhD只发了5篇论文(2个OOPSLA,SOSP,OSDI和PPoPP),最后也成功申请了Eb1A。 在我看来,PhD期间绝对是可以极大提升个人的技能的。公司的同事基本上是不会向导师一样和你一起分析你说存在的问题,并且给你建议,帮组你提高的。当然,跟那个导师会对人生影响很大。比如,我现在每次选择一个topic时,都会想“这个topic是否有可能有用”。我总是想起我老板的教诲(Emery Berger),“A big paper is more than 20 normal papers. I would like every project came from our lab is like “Dong””. 因此,我即使身在烂校,也不敢随意灌水,怕败坏师名,不敢见我老板。

补充内容 (2018-9-4 22:21):

补充一下我在UTSA最近两年的论文发表情况吧,因此可能也更好的反驳“只有在牛校才能做好的Work吧”。最近两年,我们的论文包括CCS'17, EuroSys'17, ASE'17, PLDI'18, Security'18, Micro'18和SIGCSE'18。

补充内容 (2018-9-4 22:23):

这些work总共4篇是在CSranking的列表中,其中包括5篇A类和1篇B类(CCS)。而且,这些所有的work都是我的PhD是一作。当然,我们确实也做的比较努力了。

补充内容 (2018-9-4 22:24):

(国内CCF的列表)

补充内容 (2018-9-6 21:38):

原贴在
78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