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院系介绍

【我‌‌‍‍‌‍‍‌‍‍‍‍‌‌‌‍‌‍‍‍‌‌‌‌‌‍‍‌‍‍‍‍的故事】给未来的自己

cathyliu
8368
68
(先自恋的说一句,我不允许这篇文随便转载的,因为确实太多隐私了,要转的同胞一定先跟我讲)

我的生活从十五岁那个夏天之后,一路从安静走到喧嚣再到安静,比很多小说都更玄幻,比很多戏剧都更出其不意。

在美洲大陆度过的第一个五月,这个独自度过的周六凌晨,突然决定要码一篇不短的字,同这七年来纠结悲情的自己挥手道别。很开心发现了这个论坛,否则这篇字难逃被码在我blog然后几天之后被删的厄运。

申请的事情,本科跟研究生区别很大,所以细节我略过很多。重点在心路历程跟LAC的生活,也大概给大家累了当作小说读吧(毕竟我是学过近两年英语文学专业的人,笑)。

我自从能读书就更喜欢西方文学,英语名来源于Emily Bronte的知名小说呼啸山庄,Jane Austen和Virginia Woolf是我的挚爱。在向往北大复旦之前我先学会了向往剑桥,原因不过是剑桥流水的浪漫同百家讲坛某位剑桥教授的一句英伦式幽默。我三岁开始学习英文,十一岁开始梦想去剑桥读本科,十五岁开始真正阅读原版文学,十八岁开始准备申请美国本科,而直到二十一岁才真正踏上美国的领土。当时同学校一个很崇拜的学长发Email,第一段的结句是,09年剑桥的八百年校庆到了,我没有在剑桥,但终于在另一片大陆。

高中很不快乐。班主任势利,同学勾心斗角。我是名义上的全市中考状元,自然是无数人梦中都要超过的对象。但是我没有想超过任何人,只想学自己愿意学的东西,那就是英语文学。但是四年后当我英语老师给我写的推荐信都是中文,因为他没有能力用英语表达出想表达的意思的时候,我明白自己也许不能够奢求高中老师们更多。

高考确实砸了,原因很多很多。其一是心理状态,憋屈太久,郁闷太久,就此一搏的感觉并没有能够帮到我。其二是生理状态,当时无来由高烧了近一周,前几天还在打吊针,前一晚还在失眠,考数学的时候还跑出去拉肚子,考理综之前还在吃退烧药。考完之后所有病不治而愈。我跟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合拍就此彻底暴露,然而七年前那个把剑桥的名字刻在橡皮擦上的女子已经安于现状了-她只想去北京见到某个崇拜的新东方老师而已。

志愿报得很低,为了不复读。没有选择该校最强势的对外汉语专业,而是毫不犹豫的报了英语。去了之后失望的无以复加,喜欢的老师第一个学期就因故离校,那个拥抱带走了对大学的第一丝也是最后一缕青涩的向往。为了一门喜欢的课,做一点社会调查,同学不配合,对方公司根本不理会,痛感自己在这个城市没有根底,没有未来。在一片形势大好的宣传会上听到签订三方协议的不过三成的毕业生,而待业的比例很高。不知为何没有感觉,仿佛这个教育系统已经不再能够让我惊异,或者引起任何感情反应。入学两个月知道中国大陆学生可以到美国读本科,三个月决定要试一试。

转系是为了申请(偶那烂校的制度是转系统统从大一重读,偶爸妈不肯偶直接休学/退学),因为美国好多学校只允许大一的学生申请新生。可是来了传说中好就业的会计系更是被同学之间冷漠无比的关系搞的丝毫没有学习的意愿。不得不承认我是个需要关注的学生,而会计不是我的那杯茶-直到接触美国政治之前我丝毫不知道自己的那杯茶到底是什么。第一年十二所学校的拒信深刻的打击了我,却让我父母万分欣喜-他们以为我就此不折腾了,会安静的在国内读完本科。

而我每日所真正做的事情,无非翘课,然后迷失北京。搭上来的第一辆公车,然后让她带我去无论哪里。用自己的双脚踏遍了这个城市公车能到达的所有角落之后,我在网路上认识了我的前男友。迄今为止,在我交往过的所有男生里他是唯一一个真心珍惜过我的人,尽管我们的爱在一年多的时光里绝大多数的表达是隔着一个太平洋敲MSN。因为太想来美国陪他,我不得不重新拾起满身伤痕,再次申请美国本科。最后选的五所学校,都是离他的学校很近的地方。没有见过,却已经把他当家人。

08年12月,ED1被拒。

09年1月,ED2 defer。

当时我放假在家,跟家人一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尽管如此我还是清醒的意识到选校可能又一次太高端了(LAC的录取不是排名越低就越容易的,而是看学校愿不愿意招中国人+给奖学金),赶紧申请了一个保底,也就是我唯一一个offer。因为这家学校在IL,离我想去的MA/CT 十万八千里,在其他申请结果陆续出来(ED2 defer-reject,RD 1 rej 2 WL)之后,我非常绝望的给ED2的学校写了appeal(导火索是我母亲在电话里声称我没有社会责任感),给WL的学校补了材料,然后每日祈祷上天让我去陪我男友,因为是他给了我面对这个惨淡人生的勇气。五月我们终于在上海见了一面,短短三个小时,却是我一生不会忘记的Before Sunset。这部我们都钟爱过的电影,那么温柔的预言了我们的将来。

我看他的眼睛,却看不到他是我未来的丈夫,我孩子的父亲。后来因为他人的出现跟他天枰座的逃避(他甚至从来不曾承认过我们在交往),我不得不在来美的第一学期跟他结束了。而两个月之后,我们更因为一些事情,连朋友都不能做。

直到今日,我只能不停发誓,说他是我的家人,说如果他肯原谅我,我们一生都可以做兄妹,说如果他愿意回来找我,只要我能够帮助他的事情,我会拼尽全力。

可是如若他不肯,那么我只好尊重他的选择,就此成为陌路人。

到了这个匆忙中选择的保底校,我最初的专业是双主修:心理学和英语文学。心理学的本科在我们学校有特别的要求,必须要上一整年的生物课。我因为害怕人体解剖而没有选择人类生物(Human Biology),而选择了pre-med的同学们上的General Biology。这一门是全校公认最难的入门课,我第一学期因为中途突发抑郁症而没有好好读,只得了C。而其他科目也遭受了深浅不一的打击:General Psychology只得了A-,英语课只得了B+。微积分倒是轻松的得了A。由于通识教育的要求,我必须选修一门当代体系的课程,由于我在国内读会计时读过很多经济,把对经济的兴趣全部读没了,所以选择了一门政治课。当时本来想挑心理学的专业课(因为我大一必修的写作课修完之前是不能接着上英语系的专业课的),可是神使鬼差两次换课换成了American National Government。

因为这位老师的课公认为中国学生的魔鬼课程,所以我第一天去上课就被同班政治系的同胞劝退。我只安静的看了他一眼,心想再没有人能够决定我的生活和我的选择,何况总自恋的认为随便一个高中毕业就过来的中国小孩并不比我更能读书。

然而,的确不打不相识,第一节课就被下马威。老师一开始就给我们发了quiz,九成以上的题目我都不晓得答案。

非常气恼的看他把quiz跟那个乱填的个人简介收走,然后听他讲这个课被前人说起来如何如何之恐怖,真的很想离开。然后他开始读那些个人简介上的话。突然就慌了,因为我写的字是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读的。返回去想,其实多年都在同老师玩这一套,可是在他之前,竟然没有一个人应和了我寻伯乐的痴心。他淡淡略过我写的那些字眼,举重若轻问起其他事情那一个刹那,心底里默默的暖,竟是几乎平衡了极度的紧张。

可是还是难,我插不进所有人讲的话。状况外,无奈。

并不晓得为什么本来要选的心理学空出来位置之后没有直接退掉这门课,而是神使鬼差给他发了那一封Email说要不然谈谈这个课的问题。第一次跑去他office hour真的很怕,怕到平素清清楚楚的字句都拼不出,恨得只能望天花板,因为没法捶桌子。明明这一些东西我全部都晓得,但是就恐惧到根本不能说。可是那一些开场的对白,竟如此暖住一颗忐忑的心。

I: I'm just wondering...if this class is too.....overwhelming....

He: Oh no...please stay with us....

(掠过好些言语)

If you are willing to do the work with us along the way, I'm sure you can learn as good as everybody else. If you feel that you need extra help, you can always come to talk to me from time to time after class .

还有谈及The West Wing,"it's a very subtle show"。那是我对美国政治的唯一了解,还是来自前男友的推荐。

只是说话而已,就那么暖。

当我觉得公事公办无话可说转身就走的时候,他是如何坚决一定要冲着我离开的背影补充一句stay warm。

然后过了整整一个月才再次听他在那桌子后面跟我打招呼。

我说自己太懒,想的是一周来一次,做起来却两周才磨蹭过来一回。他说,很高兴你能过来。于是从此以后真的要一周来一次地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能拿起他女儿的照片问东问西,我通常不这样做。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同他讲前男友的事情,通常跟完全不熟的人我压根不敢论这件事情。同样不知道为何会怨念起来那么多的拒绝信,本身这不是我的风格。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读不下去生物课,不想读PhD,不想做研究等等)放弃了心理学专业,又因为其他一些原因(不喜欢课程设置,对太主观的打分有意见等等)放弃了英语专业。春天这个学期上到一半,已经一定要读Political Science了。而且很好玩的是,我老师没有说过一句让我转专业,或者让他当advisor。至于前途,本来读文科的人就没有什么确定的前途,尤其这个经济形势。。。想了很久不如跟喜欢的老师好好读几年书,补充下自己在国内大学那几年缺失的学术精神跟态度。

我政治老师是非常严格敬业的人,每次考试之前必然要开复习会,第一次复习会时他走不开,于是邀请全班去他家里。那是二月,IL还在大雪天,我一路走过去就直接感冒了。那个讨论会在我的感觉完全是梦幻的,因为我二十一年都没有经历过这种老师邀请学生到家里面来提问的事情。。。期末考试之前那个复习会,全班就坐在草坪上讨论,而且这种事情是LAC life的常态。

胆小怕事如我,一直都不敢在课上发言(当然也因为自己根本不懂美国政治)。而第一次考试过后成绩还可以,所以在我老师不断的鼓励之下终于敢颤颤巍巍的讲话。而跟私下交流类似,一旦最开始那段极难的时间过去,一路上也是越来越敢于发言。到了四月,看到今年毕业的前辈找工作很辛苦的讨论,心里郁闷不已,就跑去问老师国际学生在美国社会地位等等问题。我说,自己从小所在的教育体制,从未考虑过学生的实际需要,从未教授过如何适应社会,跟社会需要完全脱节。在中国因为政府主导教育,所以至少教育出了这些问题可以在辩论时把责任全部推给政府;而美国教育(尤其本科)个人主动的选择非常重要,学校肯定不为学生出路负责,而国际生没有人可以依靠,自然更难。最后终于说起自己的怀疑,就是贵族学校式的LAC教育,是否真的有考虑我们国际生的最佳利益(best interest)?

他自然先讲官话(毕竟是哥大政治学博士加多年教学经验,讲话滴水不漏),说这教育是你自己选择的。。。然后再说美国的劳动力市场已经越来越要求研究生文凭而不仅仅是本科文凭,再说如果努力,哪怕在PS领域这种外国学生普遍不愿意涉及的领域,也有成功的先例(我们学校毕业的有NYU的JD找到很好工作的国际学生,非PR,也是大学才来美的);可是最后他却不忘了说,事实上我教给你的这些东西,分析问题的能力,辩论的能力,沟通的能力,包括一直在涉及到的美国文化,就是每一天都在考虑你的best interest,只是看你接不接受这样的挑战,愿不愿意挑一条一般国际学生看了一眼就说不可能的路而已。

于是我笑,心想从十五岁开始我就一直在走The Road Less Traveled(这本书我大爱,强烈推荐)。进高中实验班却给英语老师大写对英国文学的热爱;对高考嗤之以鼻,高三一年都趁着上厕所的机会读小说,被母亲骂过几十次依旧死性不改;申请美国本科,要近全奖,高中烂而且在校成绩也烂,托福一般般,SAT只是过线,居然有一家学校肯录取我,给了我一个接受LAC如此自 由的教育的机会;来学校之后不肯读理科(工科我是没有那本事的),不肯读商科,一定要读一门文科,却能够在被同胞们成为魔鬼的老师手下拿到A-(其实如果我开始就多多发言就可以A的啊。。。太悲情了Orz)。

也许世上有人注定了叛逆,必然要知道自己身后没有退路,没有依靠,才能拼命起来。而这个文化,本来就是主动的文化。我一年来都觉得自己很孤单,在学校中国人的圈子里找不到很合拍的人,美国人也没有找到归属的团体。前后有过两个室友,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为很好的朋友,下学期还要跟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美国女生住。申请校内工作,别人都可以拿到office work,只有我第一学期在physical plant要早上六点报到,做了一个月实在起不来就quit了,第二学期在食堂打工,洗碗,擦桌子,做hot serve,国内当乖乖女的时候根本想象不到的粗活重活都干了,也丝毫没有觉得委屈,反而感觉很锻炼人。我GPA因为选课太难,比所有的中国人都低,但是我有信心把成绩拉起来,到了申请Master/JD的时候就不再会跟当时申本科一样因为成绩受限制。LSAT难考,大不了我从今天开始有空就做题,一直到大三考的那时候把能做的题目全部做掉几遍,逻辑思维全部学到手;Social Work要工作经验,我可以申请study abroad/study away带实习的项目,通过在大城市的这些经验弥补小镇上不好找实习的短处。我可以在为数众多的大陆本科申请者中拿到大笔奖学金被学校买来,哪怕就是当大熊猫炫耀diversity,我也要把劣势转化成优势,在5-7年之后在这个国度找到第一份稳定的工作。

可能是一路上听太多人讲过不可能,现在再听不少人说中国人在美国做社工不可能,做律师不可能,我已经没有反驳的力气。毕竟,最好的例证,就是事实。

甘地说,My life is my message. Then bring it on; let my life be my message to future Chinese stud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如若要选hard way,那么就对自己选好的路负责,做这个领域不可或缺的人吧。
68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