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生活
  • #新生
  • #大纽约地区

一位‌‌‍‍‌‍‍‌‍‌‍‍‌‍‍‍‌‍‌‍‍‍‍‌‌‍‌‍‍‍‌‍戒赌吧老哥的曼哈顿生活攻略

老哥
26803
69
我,一位戒赌吧的老哥,去年原本打算到曼哈顿翻红,今年却不幸洗白了。洗白了,瘫痪了,都上帝国大厦的天台了,但我转念一想,我在曼哈顿亏的几十个还没补回来,不能一走了之,于是我又乖乖走下了天台,仔细回想我在曼哈顿的生活经历。我在曼哈顿,别的收获没有,只有点生活攻略。于是我决定写出来,给各位老哥老姐分享。

在曼哈顿混,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找房了。那些狗庄、狗贷和高炮们,他们可以提着钱去曼哈顿的上东区直接买套房。但我只是一个洗白了的老哥,住不起这么贵的房子。有些老哥老姐以为在曼哈顿找不到比较便宜的租房,其实不然。既然深圳这么个繁华的大都市都有一个叫“三和”的世外桃源,供负债累累的老哥们歇脚,那么曼哈顿肯定也有像“三和”一样非常便宜的地方。

首先,上东区和上西区就不要考虑了,这不是老哥们住得起的地方。当然,作为一个赌性不改的老哥,我还梦想着有一天真的红了,就搬进上东区,如果有洗白的老哥上门,就让他留个卡号,我转账给他还赌债,闭着眼睛按零,打多打少都是个缘。梦想归梦想,老哥还要活在现实中。钱难挣,屎难吃,房子还要自己租。哥伦比亚大学北边的哈勒姆区房租很便宜,只是据说那里黑叔叔比较多。安全第一,我就不住了。因此,老哥我找房子,还得去中城和下城。中城有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按理说房租也不便宜,但一位小姐姐启发了我。小姐姐住在帝国大厦附近,她在微信群打广告再招一位小姐姐室友,说平摊下来每月只需一千二百美元。这价格在中城很便宜,于是我伪装成一位小姐姐联系她。她告诉我,之所以这么便宜,是因为打算四个小姐姐合租。虽然只有三个小姐姐能上租客名单,但第四个小姐姐住进去,公寓物业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第四位小姐姐得和另一位小姐姐住一间客厅,中间打一堵墙分开。作为戒赌吧的老哥,我当然不能接受打墙。毕竟跑路到三和的老哥们,都是住八人一间的上下铺,互相吹嘘博彩战绩,交流跑路心得,其乐融融。而小姐姐的客厅,住两个人都要用墙分隔,太没意思了。于是我拒绝了小姐姐的好意。不过老哥我也体会到了,住进中城,房租不够,找人来凑。找室友甚至比找房子更重要。找到好室友,天天三五瓶,遇到坏室友,日日军体拳。还有些假室友,明明是狗中介,偏偏伪装成室友,以便获得房源,等到签租房合同的时候就跑路。对这样的假室友、狗中介,必须用军体拳伺候。

据老哥我在曼哈顿的经验,便宜的地方有几处。一处是史岱文森镇(以下简称“史镇”)。史镇是一片居民区,中间还有个广场供居民游玩。只是商店和餐馆都在镇外,而且附近只有一个地铁站,在史镇西南角的路口。镇里都是两室一厅或者三室一厅的大户型(相对曼哈顿而言),只有三四位室友合租,才能租得实惠。史镇的南边是东村,也是一片廉租房。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主角,刚来到纽约,囊中羞涩时,就住在东村。东村的房子比史岱文森镇小,两个人就能合租。有的就是个单间,只许一人住。住东村的好处就是餐馆多,可以和几个老哥老姐炒两个小菜,再来个三五瓶,真是美滋滋。东村的南边有一个地方叫做“双桥”,之所以叫这名字,是因为这里有曼哈顿大桥和布鲁克林大桥。双桥大多是平房,而且是大户型,三四位室友合租,绝对很省钱。而且双桥在中国城的边缘,生活真是美滋滋。美中不足的就是桥上的噪声了,尤其是地铁过桥时发出的轰隆隆的噪声。双桥对那些听到噪声就烦的老哥老姐,就不适合了。如果对双桥的噪声不满意,南边的中国城也可以考虑。中国城比史镇大得多,所以它是座城,而史镇只能称为镇。这么大片的中国城,基本上是五六层的平房,慢慢找,是能找到又好又便宜的房子的。老哥我在这里找到了一个月租不到一千美元的小房间,只是老哥我晚来了一步,让一位老姐先下手为强了。中国城的街道窄,房屋矮,门面多,车流挤,就像国内的小县城一样。我在中国城的感觉就像回家一样,里面各个都是会粤语的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在里面的!当然,也有些来自大城市的同学觉得这里脏乱差,但老哥我觉得,这里至少比深圳的三和好多了。从中国城一路往南走,就到了华尔街金融城。华尔街金融城都是高楼大厦,和中国城的低矮平房形成了鲜明对比。按理说,在华尔街金融城这个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的地方,只有玩钱玩得飞起的金融大佬住得起。但老哥我发现,华尔街金融城也是有便宜的租房的。我推测,这里的房租之所以没想像的高,主要是这里的街道狭窄,门面太少,生活不便,而且华尔街金融城在曼哈顿的最南端,去别的地方都不如中城方便,再加上这里的高楼大厦实在太密集,能住很多人,自然就把房租拉下来了。老哥我在华尔街,就是传说中的世界金融中心华尔街,和另外三个人找到了一间很划算的租房,平摊下来每个月不到一千三百美元。一想到住进华尔街,离纽约证券交易所只有几步路,真是美滋滋,就给老爸打电话,老爸却暴跳如雷:“你不是来曼哈顿享受的!找房子都找到华尔街去了,真当自己在曼哈顿的上流社会啊!”华尔街的生活规矩确实很上流,据说有位租客在公寓的禁烟区抽了一次烟,就立即被物业请了出去,不得再住。老哥我最后也没有住进华尔街,而是选择了东村的单间,一来我不上流,二来离学校近,三来生活也比较方便。

找到了租房,就要考虑吃饭的问题了。老哥我自然吃不起新世贸大厦顶楼的高档餐厅,但我还是在曼哈顿找到了几处便宜又好吃的餐厅。时代广场东边有家中餐馆,叫做满庭,吃过的都说好。每到中午,附近工作的中国人,就在满庭外排起长队。进入满庭后,拿个餐盘,打份饭,点上四个菜,再来份汤,最后给十美元。十美元吃到四菜一汤,真是美滋滋。除了四菜一汤,满庭还有干锅。点几道食材,做成辣辣的干锅,更是美滋滋。帝国大厦附近有一处非常受留学生欢迎的韩国餐厅 BCD Tofu House。老哥我每次去那里吃饭,餐厅里都坐满了顾客,要等至少一刻钟才能找到空位。每次刚点完菜,服务员就会先上六碟小菜:煎鱼、土豆泥、豆芽菜、泡菜、黄瓜、青菜。至于主菜,老哥我最喜欢石锅牛肉豆腐汤了,毕竟这是豆腐坊(Tofu House)嘛。服务员端上沸腾的石锅牛肉豆腐汤,还会给个小鸡蛋。要趁着豆腐汤沸腾时,把小鸡蛋打到汤里煮熟。这道石锅牛肉豆腐汤煮鸡蛋,鸡蛋色泽鲜艳,牛肉质嫩爽口,豆腐汤更是香飘四溢,吃下去真是美滋滋。就着豆腐汤吃饭,老哥我只想说两个字:真香!在华盛顿广场的北边,有一家名叫“云之南”的米线馆,招牌就是过桥米线。上米线时,上的不是煮好的米线,而是米线、乌鸡、韭菜、豆芽菜、生鱼片、豆腐皮,再加一大碗高汤。把这些原料都放入高汤内,用筷子轻轻搅动就做出了过桥米线。由于过桥米线是把原料放进高汤搅熟的,吃着真是无比鲜嫩。除了米线,在曼哈顿聚餐,怎么能少了火锅?老哥我最爱的火锅店,就是99号火锅。食材十分新鲜,肥牛片薄而嫩,鱼片肥而美,我每次都是扶墙进,扶墙出。而且99号火锅还有生日优惠:去99号火锅过生日不花钱,店里还放《生日快乐》,还有服务员扮成吉祥物,还能和吉祥物合影留念,照片寄回家!

兰州拉面也是老哥们喜欢“挑战”的地方。所谓“挑战”,就是囊中羞涩的老哥们,在吃完兰州拉面后,不付钱就跑路,俗称“逃单”。当然,光逃单是不够的,还要在戒赌吧直播逃单的过程:拉面端上桌后,就往贴吧发一张握拳的照片,这是即将逃单的暗号。吃完后,就一个箭步冲出面馆。如果有老哥在兰州拉面成功逃单,可以在贴吧里吹个一星期,因为那些戴着白帽子,留着长胡子的服务员可不好躲。曼哈顿的中国城也有几处兰州拉面,不过从这里的兰州拉面逃单,比国内的简单多了,毕竟这里没有戴着白帽子,留着长胡子的服务员。要是在戒赌吧直播逃几次,说不定就会成为贴吧大神,被不明真相的老哥们膜拜。当然,因为没有戴着白帽子,留着长胡子的服务员,曼哈顿的兰州拉面也没有国内的兰州拉面正宗,和普通的面馆没有多大的区别,价格反倒比国内高很多。所以,曼哈顿的兰州拉面,适合老哥们直播逃单,而不适合食客们在异国他乡品尝正宗的拉面。

中国城的小肥羊火锅,宣传推广非常多,吸引很多人,我也去了一次。这一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回去后肚子翻江倒海,我去了五六趟洗手间。老哥我估计,是小肥羊的食材不新鲜:对虾放在冰上,应该是放了几天的;肉串都是做好的,还蘸了辣酱,估计是用辣味掩盖不新鲜的猪肉的臭味。还有家开张不久的重庆面馆,在纽约的生活公众号上大力推广。因为重庆面馆离老哥我的住处比较近,还在装修的时候,我就经常路过重庆面馆,就盼着他早点开张。开张没几天,我就去那点了碗面,吃起来感觉,面都煮烂了,一点嚼劲都没有。辣味也是加了点油辣子调出来的,而不是重庆常用的牛油和辣椒。唯一的好处就是比较便宜,才十美元。后来我又有次去那里,发现这家“重庆”面馆竟然出了热干面,我当然想尝尝鲜。我等了二十多分钟,终于等到了热干面,比武汉的热干面慢多了。我尝了下,这碗热干面的口感和蘸酱,不像武汉的热干面,更像沙县小吃的香拌面。于是我问老板,这里的热干面怎么做得比武汉的热干面慢,味道也不一样。老板则对我讲起了“橘生淮北为枳”的大道理:“你刚来美国吧?你不知道美国的热干面就是要慢慢做,做出也就是这个味道么?”我想了一下,确实是这个道理,不过我要的是“橘”,而不是“枳”,于是我以后不去了。

自己做饭,比下馆子更省钱,也更合口味。做饭需要厨具。老哥我有个朋友带我去了位于“地狱厨房”区的一家高档厨具店。这家厨具店非常大,占了差不多半个街区,锅、锅铲、菜刀、砧板甚至打蛋器等等各种厨具应有尽有,质量也很好,锅都是一百美元起。店里还有不定期的烹饪培训。我在店里买了个不粘锅,花了一百美元。虽然一百美元的锅不便宜,但我用后发现,炒菜一点也不粘,炒完后盛到盘子里时,锅里没有留下残留物。炒菜时,只需要用木铲轻轻翻动,而不像一般的锅,需要用铁铲铲起粘着的菜。这真是一口好锅,值一百美元!有了厨具后,接下来就是买菜了。卖菜的商店倒是不少,只是品种最齐全的还是在中国城,尤其是中国城的一家大超市──香港超市。香港超市里各种食材应有尽有:洋葱、大蒜、青菜、土豆、豆腐、青椒、猪肉、牛肉、鸡肉、鸡翅等等,甚至有面条、馒头、包子、油条、糯米。老哥我每次都是背着个大包去香港超市,把包撑得满满的再背回来。有一点要注意,这里的猪肉与牛肉都没有放血,做肉时一定要仔细焯水,去除血污。至于如何做饭,就要各凭本事了,这里就不细说了。

如果既不想在家做饭,也懒得出门下馆子,还可以点外卖。曼哈顿的外卖商主要有“优步食客”(Uber Eats)和“无缝送餐”(Seamless)两家,还有专为华人服务的中餐外卖“饭婆”(Ricepo)。注意,送餐是有送餐费的,就像快递有快递费一样。不付快递费,网上购买的商品还可以慢慢递过来,只是没有快递那么快。但要是不给送餐费,说不定午餐要等到晚餐时间才能送来,饭菜早凉了,所以送餐费不能省。外卖员上门时,要仔细核对签收单上的地址,因为外卖员会走错地方,送的是别人的餐。有天晚上十一点,老哥我在“吃鸡”时,有一位外卖员敲门。我刚开门,外卖员就叫我签收。老哥我很疑惑:我没叫外卖,怎么人在屋中坐,饭从外面来?老哥我仔细看了下地址,房间号是我的号,但单元号是隔壁的,于是我告诉他,他走错单元楼了,要去隔壁单元。他一个箭步就跑出了我的单元楼。现在回想起来,那天晚上,老哥我要不是吃饱了,说不定就直接签收了,有人送餐还不美滋滋,只是苦了点餐人和外卖员。

曼哈顿有好几种出行方式。首选就是地铁。曼哈顿的地铁,线路非常多,车次很频繁,而且二十四小时运营。虽然线路又有数字编号又有字母编号的,多得让人烟花缭乱,但这么多线路可以分成好几组。组内的各线路只有起点和终点不同,中间一大段都是共享的。在地铁图上,每组的各个线路都用相同颜色标出,例如红线(123)、绿线(456)、蓝线(ACE)、橙线(BDFM)、黄线(NQRW)、棕线(JZ)等。绝大多数线路都是南北走向的,因为曼哈顿南北长,东西短。除了时代广场等少数几个大站,绝大多数地铁站的南北两个方向的入口不互通,因此进站前要注意是南向地铁的入口,还是北向地铁的入口。如果入口处有“Uptown & Bronx”的字样,就是往北的地铁;如果入口处有“Downtown & Brooklyn”的字样,就是往南的地铁。

坐地铁需要地铁卡。基本上各站都有地铁卡售卖充值机。充值机可以显示英文、西班牙文、中文、日文、韩文五种语言,毕竟曼哈顿是个国际化的城区,充值机也必须国际化。使用充值机的第一步,就是选择语言,后面才是买卡或充值。买一张地铁卡需要十美元,其中一美元是工本费,九美元是预存交通费。这九美元用完后,就要在机器上充值了。据老哥我的体会,充值能极大地锻炼耐心,因为充值有很长的流程,而且走完流程也未必能充上。虽然走流程不一定能充上值,但不走流程是一定不能充值的。首先,选择语言,然后选择“充值”,接着插入地铁卡,接下来选择“加钱”或“加钟”,继续选择所加的金额或时间,然后选择插卡还是付现金。如果选择插卡,下一步还要选择用信用卡还是借记卡。如果选择信用卡,就要插入信用卡,再取出来,最后输入信用卡账单地址的邮编,才能等到充值成功或失败的提示。老哥我第一次用信用卡充值,插入信用卡后没取出来,直到旁人提醒我,才知道要取出信用卡才能充上值。借记卡的流程差不多,只多了一个输入借记卡密码的步骤。如果选择现金支付,则要把钞票铺平,一张张放入钞票口。据老哥我的充值经验,现金充值的成功率比插卡充值更高,所以能用现金充值,就不要插卡充值。刷卡进站是个技术活,很多没有经验的老哥老姐很难做到一次刷进,而我则经过多次尝试,发现了刷卡进站的正确姿势。首先要把地铁卡放在待刷的凹槽上,用力压住,然后慢慢地往前划动,听到闸机响动,就可以进站了。地铁是进站统一扣费两点七五美元,而不是出站时按距离扣费。换句话说,坐地铁从曼哈顿最南端的南渡口(South Ferry),到最北端的大都会博物馆修道院(The Met Cloisters)都只需要两点七五美元,真是美滋滋。地铁里有一股酸臭味,老哥我推测,这味是从铁轨上的垃圾和老鼠传来的。不过坐久了就“久居不知其臭”了。夏天,地铁站里有股热气,火车里则有十八度的空调,坐地铁能深刻感受到“冰火两重天”。

除了坐地铁,还可以打车。曼哈顿的出租车,车身都是黄色的,非常显眼,招手就能拦到。如果没拦到出则车,也可以选择优步(Uber),手机上点两下就能召来一辆车。优步的竞争对手来福车(Lyft),也是手机召车,价格还比优步便宜。还有一个便宜的打车平台叫“路过”(via),在曼哈顿“路过”一次,最多只需五美元,真是美滋滋。

至于曼哈顿人们的衣着,老哥我没来之前以为各个都像狗庄狗贷们一样穿得人模狗样的,到了才发现,不少人穿得其实和“三和大神”一样随意。穿什么样的衣服要看季节还有天气。纽约的春季和秋季短,夏季和冬季长,所以要多带夏季和冬季的衣服。春季嘛,老哥我穿个粗布织的格子衬衫(没钱只能买这种低档衬衫)再加一条休闲裤就可以出门了。反正春季短,这么穿对付个一两个月就够了。至于夏季,老哥我原以为纽约靠北,夏季应该不热,去了才知道,纽约夏季不比国内凉快多少。纽约夏季热,持续时间又长,所以短袖短裤要多带点。夏季是老哥我最喜欢的季节,因为可以穿路边摊卖的T恤衫。这种“物美价廉”的T恤衫是老哥们,尤其是“三和大神”们的最爱:遇到清仓大甩卖五块钱就能买一件,真是美滋滋。纽约夏季可以热到一百华氏度(三十八点五摄氏度),这种天气老哥我穿件路边摊T恤,再配件大裤衩,然后穿双塑料凉鞋就可以出门了。有的时候,老哥我甚至直接穿背心还有人字拖出门,怎么随便怎么来,反正把“三和大神”的穿衣风格带到纽约去完全没问题。至于秋季,老哥我一般里面穿件秋衣,外面套件夹克,再穿件牛仔裤。夹克尽量不要选红色黄色等花哨的颜色,选个灰色或者黑色就行了,毕竟路人穿得都很随便,选个亮色太显眼。至于牛仔裤嘛,考虑到纽约人大多在穿上面没有讲究,找条褪色的甚至破洞的才能融入纽约。冬天是纽约最难受的季节,因为纽约的冬天特别冷:走路上不小心泼了杯咖啡,咖啡都能在地上冻成冰。冬天风还很大,寒风过吹来,脸上就像被刀刮,耳朵也快被吹掉。因此,冬天要特别注意保暖。出门时,帽子、围巾还有手套必不可少。纽约的冬天还经常下鹅毛大雪,雪往往能深过脚踝,所以出门尽量穿靴子,以免冻伤脚。纽约的冬天还很干,穿化纤衣服很容易起静电,所以宁可多花钱也要买纯棉的保暖内衣。而老哥就没想到这一点,只想着省钱,买的都是廉价的化纤秋衣,每次摸金属门把手都会被狠狠电一下。纽约的冬季还特别长,老哥我记得,来年快清明的时候,纽约还在下大雪,因此,羽绒服和棉袄能少说也要准备四五件。老哥我去纽约的时候只带了两件羽绒服,冬季好几个月只有两件衣服换着穿,实在是很尴尬。羽绒服老哥我推荐“加拿大鹅”牌。一看名字就知道,“加拿大鹅”牌的羽绒服,是在天寒地冻的加拿大,用鹅的羽毛制成的,保暖效果肯定没得说。

随身带的衣服不够穿,就要买了。曼哈顿最有名的百货商店是梅西百货,不过那里能把地摊货卖出牌子价。除非老哥我在百家乐上手气好得得有钱没地方花,否则我是不会去那的。老哥我推荐去哥伦布商圈的“21世纪店”(C21),因为这里能把牌子货卖出地摊货的价格。这么便宜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这里的商品有些有瑕疵,所以要留好发票,买回来验货。老哥我有次在这里买了双靴子,买回来发现,缝线的一颗小钉子还在靴子里。幸亏这颗钉子是顺着脚,而不是对着脚,不然我一穿就被划伤。老哥我很不高兴,第二天就去退货处理论。没想到退货处排着长队,看来商品有瑕疵的不算少。排到我时,我对店员说,靴子里有钉子,店员简单检查了一下,再扫描了我发票上的条形码,最后让我插上信用卡,就把钱退回来了。这时老哥我才明白为什么发票上印有条形码:便于记录退订的商品。因此,去21实际店捡便宜,还是要睁大眼睛,仔细检查,万一运气不好买到瑕疵品(这种情况不少),要及时退货。店员也明白便宜没好货,所以退货处理得也很快。

要想生活过得去,网络通信都得办。大家最耳熟能详的宽带运营商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 AT&T,它是美国最早的电信运营商,相当于中国电信,所以可以给它取外号“美国电信”。“美国电信”的宽带网络覆盖很广,网速也很快,代价是资费很高,每个月动辄五六十美元。玩老虎机手气很好的老哥可以考虑。曼哈顿另一家覆盖很广的运营商叫频谱公司 Spectrum,听名字就很专业。它的服务也很专业:办它的宽带要买专门的宽带接入器(学名叫调制解调器,不过学名太拗口了),还有专门的同轴电缆。除了买设备,装宽带如果请专人,又要掏五六十美元。考虑到在老楼装宽带要从屋顶牵线,这点钱还是忍痛出了。除了这两家,曼哈顿还有很多宽带运营商,它们覆盖的范围都可以上网查到,找到一款合适的宽带套餐不难。当然选套餐也不能选太便宜的,不然就像老哥我在国内那样,办了个长城宽带,资费打三折,网速也打了三折。另外,据老哥我观察,曼哈顿的宽带线路大多是同轴电缆,也就是有线电视线,而不是国内最近几年普及的光纤。我推测,这是因为曼哈顿很早就装宽带网络了,当时同轴电缆很普及,而光纤又太贵,运营商当然选择同轴电缆了。虽然同轴电缆比光纤慢,但运营商在其上大量投资,也就懒得换光纤了。宽带网络的同轴电缆,和电视机用的同轴电缆是不一样的,装宽带时一定要注意。老哥我就吃了这个亏,把电视机的同轴电缆插在了宽带的接口上,连不上网。

当然了,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用手机上网的时间比用宽带多得多,所以挑选话费套餐是重中之重。美国的移动运营商主要有“美国电信” AT&T,“美国移动” Verizon,“美国联通” T-mobile,“美国灵通” Sprint 四大家。曼哈顿是市中心,各大运营商的信号都很好,选运营商只用看套餐。四大运营商中,“美国移动”的套餐贵得离谱,而老四“美国灵通”的套餐则比较便宜。美国的运营商基本都有家庭套餐,几个人合办家庭套餐,比各人办理自己的套餐要优惠得多。这是节省资费的好办法。老哥我就和别人合办了“美国灵通”的家庭套餐,可以说是省上加省。虽然每个月要五十美元,但流量敞开用,电话敞开打,短信敞开发!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流量了!除了四大运营商,美国还有虚拟运营商,比如 metroPCS,Cricket,US Cellular 等。所谓虚拟运营商就是租用别家网络的运营商,比如 Cricket 就租用了“美国电信”的网络。虚拟运营商的套餐比四大实体运营商的套餐便宜得多,这是因为虚拟运营商租用实体运营商的网络,相当于帮用户团购运营商的套餐,团购自然有折扣。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在美国开了虚拟运营商,据说套餐非常优惠,而且它们的中美长途话费接近市话费,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美国的运营商比较特别,不是所有的手机都能用上运营商的电话卡。尤其是“美国移动”和“美国灵通”两家,它们只认一部分机型。首先,某果手机是这几家都欢迎的。不管是哪个地方的某果手机,只要是无锁的,就能入网。至于安卓机,三星、LG、摩托罗拉、HTC等手机厂商的美版手机也能入网——再强调一遍,只有美版手机才能入“美国移动”和“美国灵通”的网。假如某人在香港买了部三星手机。因为是港版,所以不能插“美国灵通”的卡,不过可以插“美国电信”和“美国联通”的卡。而如果是美版三星手机,四家运营商的网络都能用。喜欢安卓机的老哥一定要检查自己的安卓机能不能用美国运营商的卡,免得花大钱买的安卓机变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如果实在不能确定自己的手机能不能上某家运营商的网,还有个简单的解决办法————买他们的定制机。老哥我就是在办了“美国灵通”的套餐后,再分期购买了他们定制的三星手机。运营商的定制机比公开版优惠得多。“美国灵通”就有很优惠的手机合约,比如“永远的某果”合约,每个月只要五十美元,年年用上最新的某果手机,比某果专卖店的便宜得多。还有“永远的三星”项目,年年用上最新的三星手机,月供只有某果的一半,真是美滋滋。所以当你告诉运营商员工自己去某果旗舰店买了部公开版手机,他们只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你:我们这里明明有优惠得多的定制机,你非要花大钱买公开版,手机厂商就喜欢你这样的。有人问老哥我为什么买三星不买某果。我回道:当年我用大喇叭山寨机,把手机铃声设为《爱情买卖》,一有电话就响起“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的歌声,这种感觉不是“小清新”们能理解的。而现在的某果手机改个铃声都费劲,喇叭也一般,当然不用它。而三星手机可以随便改铃声,喇叭也嘹亮,不选三星还选谁?不过现在老哥我把铃声改成了《闯码头续集》:“我要去南方混出个人样,为争一口气我背井离乡,曾有的梦想我不曾遗忘,要让我的歌声四处飞扬”。如果把“南方”换成“纽约”,这简直就是我混在曼哈顿的心里话。

在曼哈顿,最便宜的娱乐方式竟然是——玩游戏机。去外地度假,一晚上的住宿费就是一部游戏机的钱。看一部电影就要花掉一部游戏的钱。同样的钱,看一部电影最长也只有两小时,而一部游戏可以玩几十个小时。同样是玩游戏,买张电脑显卡的钱就能买台游戏机外加配件。因此老哥我闲暇时喜欢玩主机游戏。在游戏世界里,我有时候扮演一位正面突击、大杀四方的刺客(刺客信条),有时候扮演走哪塌哪的古墓探险者“劳拉”(古墓丽影),有时候扮演枪法稀疏的战士(使命召唤),有时候扮演横冲直撞的赛车手(极品飞车),有时候扮演屡败屡战的足球教练(FIFA)。在曼哈顿,买游戏主机和游戏光盘很容易。韩国城附近就有一家很大的游戏店。“美国苏宁”百思买(Best Buy)也有游戏主机专柜,里面有 PS4、Xbox One 及其游戏光盘,还有手柄、虚拟现实头盔等配件。最受欢迎的还是任天堂的 Switch 及其游戏卡带,毕竟任天堂的游戏老少咸宜。此外,在百思买办个游戏俱乐部会员,所有游戏都能享受八折优惠,因此老哥我建议,买游戏就去百思买。

当然,也有人喜欢玩电脑游戏。在曼哈顿组台电脑比在国内划算得多。牙膏厂的顶级处理器、高贵的阿苏斯牌主板和显卡、三星的显示器及固态硬盘、贼船的内存、樱桃牌机械键盘、森海塞尔的游戏耳机,这些顶级的电脑配件都比国内便宜得多。不过组装电脑最好自己动手。要是交给维修店,安装费恐怕能再买一个机械键盘。曼哈顿是个玩网络游戏的好地方,因为很多网游厂商把美国东部的服务器放到纽约。玩魔兽世界、撸啊撸、吃鸡、彩虹六号、反恐精英延迟都很低,非常流畅。不过老哥我不推荐刀塔,毕竟整个曼哈顿同时在线的刀塔玩家往往只有一千人左右,这意味着整个小区往往只有一个人在打刀塔,实在是太寂寞了。而且美国刀塔的通用语言不是英语,而是西班牙语。看着玩家们打着“每个字母都认识,合在一起就不认识”的西班牙语,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交流。美国的刀塔玩家也有很多骂人的、挂机的、送人头的,就没几个好好玩的。因此对于刀塔这个 dead game 还是当个云玩家比较好。

曼哈顿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上天台就是个很不错的选择。曼哈顿有三个著名的天台————帝国大厦、洛克菲勒大厦、新世贸大厦。帝国大厦是世界著名的大厦,上到天台可以俯瞰整个曼哈顿,真是美滋滋。洛克菲勒大厦离帝国大厦不远,比帝国大厦稍微矮一点,上天台吹吹风也很不错。新世贸大厦是在世贸双子塔废墟旁新修的高楼,是曼哈顿南端的地标。新世贸大厦的天梯也很有特色,天梯在从底层上到顶层的过程中,会播放纽约从土著人部落变成国际化大都市的历程,真是震撼。上天台可以俯瞰整个纽约湾,真是美滋滋。

曼哈顿有很多博物馆。老哥我觉得,弗里克私藏馆、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非常值得一去。弗里克私藏馆原先是美国的煤老板弗里克的私人住宅,在他去世后就被改造成了博物馆,用于展示他的藏品。可以理解,像弗里克这样天天与黑乎乎的煤打交道的老板,就喜欢附庸风雅,花不计其数的钱买很多艺术品。他的书橱里摆着一堆硬壳厚皮烫金书,看书名就知道,大多是英国古典文学书,不过他本人恐怕都没翻过。馆内还有一副名画,据说是学美术的都想观摩的。还有一间房有几件黄金雕刻的基督教雕像以及精装的圣经。馆内还有一尊华盛顿的雕像,有意思的是,雕像里华盛顿穿着古罗马的衣服。也许煤老板弗里克觉得,只有古希腊古罗马才算真正的艺术。现代艺术博物馆比弗里克私藏馆大得多。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的都是前卫的现代艺术品,不是我这种门外汉能看懂的。老哥我也就能看看梵高、毕加索、莫奈等抽象派画家的画作,毕竟他们的名字如雷贯耳。梵高的名作《星月夜》就在这里。这幅画前的观众最多,还有专职的保安看守。这些抽象化的确抽象,不是我这种绘画的门外汉能理解的,倒是非常适合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是老哥我最喜欢逛的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非常大,恐怕是西半球最大的博物馆。即使是东半球,恐怕也只有故宫博物院能超过它。作为西方的博物馆,欧美的艺术品是最多的。欧美的展区就有古希腊与古罗马、中世纪与拜占庭、欧洲雕像、欧洲雕刻、中世纪欧洲绘画、近代欧洲绘画、美国近现代艺术等展区。与欧洲联系紧密的古埃及和中近东艺术也占了很大一片展区。古埃及展区就有好几个木乃伊,还有大量的古墓壁画。古埃及展区甚至还有单独的一个大厅,里面有座神庙。这座神庙是从埃及搬到这里的,这么做是为了让神庙免遭水库淹没。把一座神庙从埃及搬到美国,工程量简直难以想象。至于亚洲展区,博物馆把东亚的展区单独分出来,再把亚洲其他地区的藏品放到一块,可见博物馆对东亚尤其是中国的艺术品很重视。中国展区主要展示唐代以前的文物,有商周的青铜器,汉代的陶俑,魏晋的石碑和唐代的陶器等等。老哥我最喜欢一个小狗造型的陶俑,做得非常可爱。看文字介绍,这个狗俑是汉代的,汉代人爱吃狗肉,所以墓主人要做个狗俑,好在阴间也能享用狗肉。我爱吃鱼肉,那么,我百年之后,是不是要捏个鱼俑?中国展区里还有个小小的苏州园林。在博物馆里建园林,这也是够气派的。除了各个地区的展区,博物馆还有摄影、乐器、武器盔甲等展区。老哥我喜欢看武器盔甲展区,展区中央有一群铁甲骑士的复原模型,骑士全身披着厚重的板甲,骑着同样身披铁甲的战马,拿着尖锐的骑士长矛,策马狂奔。要是在战场上,老哥我遇到了这么一群铁甲骑士向我冲来,我只想说四个字:“好汉饶命!”

曼哈顿也有不少教堂。据我观察,曼哈顿的天主教堂比基督教堂(新教)多。我也觉得奇怪,美国不是天主教国家,怎么曼哈顿的天主教堂比基督教堂还多?老哥我猜想,这还是因为曼哈顿人有钱,有钱就能修豪华的教堂,而天主教堂比基督教堂豪华得多。天主教堂有圣母玛利亚雕像,窗户还有彩绘玻璃,十字架上还要雕受难耶稣像。这些华丽的装饰艺术品,基督教堂都没有,其十字架也只是简单的一横一竖。假设某一天老哥我在德州扑克赢了大钱,想给教堂捐赠一笔。如果我给基督教堂捐几个雕像,牧师可能会婉言谢绝:本教讲究返璞归真,你的捐赠徒增几座偶像而已,偶像崇拜乃本教禁忌,望你将钱用于正道上。而如果捐给天主教堂,神父会眉笑眼开:施主慷慨解囊,为本教增光添彩,天主祝你赌运长久。这样一来,曼哈顿的有钱人是更愿意建天主教堂,还是基督教堂?答案不言而喻。曼哈顿的中国城还能看到挂着“华人浸信会”和“华人卫理宗教会”招牌的楼。这都是基督新教派的教会,慕道友也可以参加他们的团契。曼哈顿还有几座寺庙,其中大乘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大乘寺的门口有六个梵文大字,应该是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这是我头一次见到写着梵文的寺庙。寺庙里还有精心雕刻的黄金佛像,可以说是相当豪华了。当然,作为戒赌吧的一位老哥,我的精神领袖当然是窃·格瓦拉。窃·格瓦拉在电视机前公开宣称:“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是不可能打工的。”而我都不敢对老板说“不要和我谈理想,我的理想就是不上班”。有几位老哥能达到窃·格瓦拉的精神境界?窃·格瓦拉不能当戒赌吧老哥的精神领袖,还有谁能当?

都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老哥我有次在网上误入某个留学生交友平台,开启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交友平台上有很多曼哈顿的男男女女在寻觅伴侣。男生发的帖子,大意大多是“本人身高一米八,英俊潇洒人人夸。如有一女入我屋,温馨甜蜜乐哈哈。”女生发帖也不外乎“小女芳龄正二八,琴棋书画样样佳。今觅俊男共良宵,异国他乡不思家。”老哥我也在平台上发帖:“敝人样貌虽寻常,风趣幽默却在行。冒昧至此寻鸳鸯,相拥温柔富贵乡。”这么发帖虽然诚实,但是得不到几个女孩子的青睐。就算约出几个,她们都嫌我是“老腊肉”,不如“小鲜肉”那么“色味俱佳”,也就没了下文。不过也罢,这些男男女女都是在寻找露水情缘,云雨一番之后,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而老哥我追求的境界,则是“美人一朵花,开在树枝丫。与其思美人,不如娶回家。”留学生交友平台怎么能做到我追求的境界?

作为戒赌吧的一位老哥,我自然是赌性难改,到了美国还想找地方玩两把。拉斯维加斯离曼哈顿太远了,不过曼哈顿附近也有一座赌城,名叫大西洋城。既然赌城离曼哈顿这么近,去那玩玩百家乐、老虎机、廿一点,还是很刺激的。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变吉普!要想富,下重注,不怕输的苦,就怕断了赌!小赌养家糊口,大赌发家致富!哪家小孩天天哭,哪个赌友天天输? 不过据说现在的大西洋城已经没有过去鼎盛时期那么奢华了,看来美国的戒赌吧老哥也不少。老哥我最喜欢的玩法是扎金花,只用三张牌比大小,比德州扑克的五张牌比大小要简单刺激得多。可惜大西洋城没有扎金花,不然我肯定周周都去。其实,老哥我拿着一百个钱来到纽约曼哈顿求学,搏一个光明的前途,这本身就是一场豪赌。可惜我第一个学年五十个赌注扔下去,却连个实习都没捞着。这五十个也算是洗白了,我的一年签证也到期了。当我准备申请第二学年的签证以图翻本时,美国这个大狗庄却宣布收紧签证。老哥我估计,美国这个大狗庄,说不定连翻本的机会都不会给我了。就算给我这个机会,以我的手气,搞不好第二学年又要洗白五十个。这时我想起了戒赌吧的名言:“赌博埋葬过去,奋斗成就未来,一起戒赌吧。”于是我赌到一半,就跑路回国了。虽然输了五十个很可惜,但转念一想,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来繁华的纽约曼哈顿豪赌一把的,我能来曼哈顿本身就是一种幸运,这五十个输得不冤。有人问我什么时候把这五十个赚回来,对此,我的回答是:

我凭自己本事在纽约曼哈顿输的五十个,为什么要赚回来?
69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