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机器学习

[毕‌‌‍‍‌‍‍‌‍‍‌‌‌‌‌‍‌‍‌‍‍‌‌‍‍‌‌‌‍‌‍‍业分享] 从伯克利ME博士混进CV核心学术圈,我的DIY博士学位

一亩三分地匿名6F5
16780
93
不知不觉就毕业了,最近因为找工作等等(还有关注Covid-19)发现了这个论坛,感觉大家分享干货很多,就在这里分享一下我五年博士奇妙的经历吧。希望对有类似经历的同学有借鉴意义,不然就权当娱乐吧:)

我是在2015年秋开始在UC Berkeley读ME博士的,方向是流体力学。我伯克利的老板六七十岁,早就tenure了,老本行是做天文物理中的流体力学分析的,但是他在我入学的时候开始老夫聊发少年狂,突发奇想想用他不知何时悟出的shape morphing方法来做空气动力学优化。我博一的时候做了一会这个项目,但是实在看不清前景,也不知道这个领域的state of the art在哪里。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老板在我开始项目的前几年非常absent,各种sabbatical,不太过问学生进展,所以研究全靠自己摸爬滚打。同实验室同在2014/2015年入学的五个学生中,除了我,一个转去了别的组,一个读完第二年果断quit了PhD拿了master走人去做data science了,另一个和我关系不错的同学一直很struggle,等到了第四年突然连master都不要就drop out了。最后一个A同学(还是个中国学生)我觉得是最惨的,性格非常孤僻,不和人交流,在老板这里一分钱funding也没拿到,家里居然默默的供了他读五年的博士,到第五年还是研究进展为零,两个月前才顿然醒悟决定拿个master毕业。我中间看他觉得很可怜,就通过我认识的researcher介绍他去LANL国家实验室(当时曼哈顿计划费曼造原子弹的地方)交流了一年多,据说那边我认识的那个researcher对他还不错,还给他一个不错的stipend,不过经常和我complain说没法和A同学交流,到最后他也没有什么研究进展。哎,人的情商水平真的和智商没有相关性,这位A同学曾经本科在中科大系里第一名,在我们系博士资格考试(笔试)据说也是第一,然而研究和沟通能力真的不敢恭维。我帮了他这么大的一个favor他到现在也连谢谢都没说过(中间还理所当然的让我帮他搬家,寄I-20等等等)。除了说我们是同学/同胞以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帮他...

总之我第二年就感觉形式不太对,老板这里既没有研究方向也没有研究经费,感觉完全看不到出路。当时Machine Learning / Computer Vision刚兴起,我觉得特别的感兴趣,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伯克利把所有CV/ML/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的课都上了一遍。在这里还是要给伯克利的平台点个赞,上这些课的老师真的都是这些领域家喻户晓的大佬。当时给我上课的Jitendra, Alyosha我还不怎么认识,只是觉得他们对这个领域好懂,觉得是一些逗比的老大爷,后来深入CV才发现他们也都是些国宝级人物了。现在反过来想想自己还是很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刚开始做CV的时候给所有伯克利CS的教授几乎都cold email套了一遍,但是大佬们完全不搭理。我还想读个CS的硕士,间接找个机会套大佬,结果这几年CS系收紧了别的系的博士加硕士的条件,需要通过网上走和外面一样的流程申请(以前只需要填一张内部的表格就搞定了),结果申请了也没有下文,碰了一鼻子灰。我这个人又比较不知天高地厚,想想既然勾搭不上CS的教授就算了,自己想idea做research,结果第一次做了个半吊子research也敢投CVPR,拿了两个strong reject和一个weak reject。当时觉得失望但是没有太失望,感觉希望还是有的,毕竟还有个人只给了我"weak" reject。

坚持不懈真的挺重要的吧。之后我阴差阳错想到一个有意思的idea,和我认识的一个伯克利BAIR的D同学讨论了一会,他感到很感兴趣,于是就两个人开始捣鼓着写代码。后来我们在arxiv上找到一篇paper,发表了一个很有用的mesh processing algorithm,D同学说他还认识这篇paper的一作,斯坦福的J同学,然后就给他发微信联系了一下看看他能不能共享代码。真是奇妙的缘分,J同学后来成了我博士期间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他是我见过写代码最厉害的人之一,清华本科斯坦福博士,和我同一年,他当时也刚从计算机图形学背景开始转做一些3D computer vision的东西,很多之后的connection也是经过他给我介绍认识的。他和我个人关系也特别好,我去年结婚的时候还是我的伴郎。他介绍给我他在德国慕尼黑工大的一个合作教授M教授,年轻有为,最近影响力非常大,AI换脸的DeepFakes就是他们实验室最先做出来的,还上过Jimmy Kimmel Live被Jimmy称为世界最帅教授。这个项目以及之后CV的项目(两篇ICLR,一篇ICCV,两篇CVPR)都是和M教授一起发表的,他也定期和我weekly skype。第四年暑假M教授把我介绍给了他的老朋友T教授,T教授是普林斯顿计算机系做3D Learning的大佬,这一年刚决定从普林退休full time在Google Research工作,我和他通过电话聊了一下,相谈甚欢,暑假就在Google AI实习了三个月,之后又part-time了将近一年,把研究给投到了CVPR。T教授是我见过最好的导师,可惜不再招学生了,学习能力超级强,脑子超级sharp,反应很快,人也很nice,非常的available,可以每天中午和学生一起吃饭讨论生活讨论research,而且六十多岁的人了还特别喜欢帮学生写代码,第一次提出要帮我写代码处理数据弄得我诚惶诚恐以为他嫌我写不好,后来发现原来他不仅帮他所有学生都写过代码,还自己动手标注过一整个数据集...捂脸。我还和T教授说我很喜欢研究,你觉得我毕业以后应该去academia还是industry,他觉得喜欢学术还是应该去academia,就帮我写了推荐信给斯坦福的L教授(3D机器学习鼻祖级教授),L教授请我过去做了一次报告就给我发博士后offer了。结果阴差阳错有一家自动驾驶公司HR让我去面试,我想不面白不面,攒点面试经验,完全没有准备,第一次电面的时候我还在山里泡温泉。结果on-site完了给我递了一个相当可观的Senior Research Scientist offer (加上股票近40w刀?)还帮我提前抽H-1B,我纠结了一下觉得学术路(博后 + AP tenure track + personal sacrifices + uncertainties)还是不值,就接了offer。感觉很不optimal,因为我本来一心想去学术结果别的什么公司都没申请,谷歌的conversion interview都没走。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和我伯克利老板个人关系很好。尽管他没给我什么funding,也没给我什么研究方向上的指导,但他倒是也不限制我做什么研究,有时候也和我聊聊天。我有三篇paper也都挂上他。每年感恩节还会请我们去他家吃火鸡,我去年结婚的时候还请他做我的wedding officiant主持婚礼。我博士期间funding主要来源于劳伦斯实验室,我在第三年有一次开会认识了那边的一个researcher,然后第三年暑假去那边实习了三个月,发了篇ICLR,之后一直到毕业,学期中也是他们fund我(付学费+博士工资),我写了两篇用ML做physics simulation的小文章,一篇投到ICLR workshop,一篇还在写,打算投个超级计算的会议。

学校里三月初我就把论文交了,拿到了毕业证明,现在在坐等六月一号(云)上班,手上还有两三篇paper要在两个月里写完投掉。最近和好基友J同学一起做的项目感觉特别圆满,是用一个deep learning based flow model来做shape deformation,效果特别好(吊打state of the art),方法特别elegant,居然把我博士期间做的八竿子打不着的各种东西(流体力学,深度学习,计算机图形学)特别有机的用在了同一个算法里。难得开个小差,不知不觉写了篇流水账。我把地里当树洞吼一吼,求别人肉我或我老板:p
93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