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移民绿卡
  • #eb1a
  • #攻略

eb1a绿了,来美十几年经历

Bluedoor
17124
89
来美十几年,终于绿了,想写点什么,犹豫在哪里写。最终决定写在这个论坛。

因为我觉得在这里上班的2,30岁人多一些。我的一点经历不算多有用,但是希望对你的人生有一点启发或帮助。

NSC

140:2017年下半年pd

485:2018年interview+体检

2019年干等

2020年疫情期间绿了

比我早几个月pd的朋友已经拿卡快三年了。

没结婚,也没有钱父母,靠自己办的。

工作学习经历:

我是非理工科专业,但还是很幸运拿到了能cover大部分学费的美国fellowship,07年国内top一毕业就出国读master,懵懵懂懂。幸运的是见到了好美国教授,专业从0基础英文有时候还听不懂,到了全校top1。09年用cpt在上学期间实习了3个月,经历了美国普通大公司后(公司虽然在我领域非top,但在其本领域应该算全球知名top),觉得不是特别好,对我学习提升上没有很大帮助。如果可能,还是想去全球最牛的公司看看。于是在实习结束后,回学校继续努力。在金融危机的时候很幸运,第一份正式实习工作是就是我的dream全世界top1公司,并在实习后留了下来。不过我们这个领域国人真的很少,能说中文的都没见过几个。也不会在任何论坛看到任何工作经验,interview经验,摸着石头过河。我其实整个错过了opt这个东西,直接不用排期拿了h1b。09年以后就不再需要家里的任何资金支持了。

后来遇到公司项目滞后,我们部门也要laid off,就跳到了全球top5的公司,记得那时候正好是24,25的年纪,也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时期。那段时间父母不断施压,不是催着谈恋爱结婚,就是催办绿卡。在他们眼里我的价值是需要依靠一个家庭,一个伴侣来体现的。那时候我还没研究eb类,只知道我们这个领域一般不会sponsor绿卡,只办O1。父母频繁的“你没本事”“你看看谁谁孩子多厉害,都是国家给他发绿卡,他们像钱学森一样厉害,被美国邀请拿绿卡“,“你有什么了不起,专业就是不行”中,我有一段时间严重焦虑。加班到半夜12点,1点,看见国内来电或开车,休息时候会突然无法呼吸。在各种不愉快中h1b还有1年到期,公司那段时间又开始重组,所以没有给我办O1的打算。很多欧洲的同事都先我一步离开了公司,在各种矛盾激发后我彻底断了和父母的联系,在家休整了1个月,到了另一个全球top5的公司。

办O1:

断绝了和父母的联系后,我开始了全身心投入现在的工作。也在闲暇时间做自己的本专业项目(非盈利性质)。没有了攀比,没有了催婚姻,催绿卡,突然发现其实活着也可以如此的轻松。期间公司帮我办了O1,结果又碰到项目滞后,这已经是在美国碰到的第三次大规模重组了。同事里有美国人第一次经历,想不开想吞枪子。发觉自己其实在精神层面已经能抗很多事了。虽然也不过刚过30。

Eb1和rfe:

当时后来正好川普上台,我看公司的外国籍O1头头们纷纷赶紧办了婚姻绿卡。也找了帮我办O1的公司美国律师。看我在top1-5这些年的工作经历后,他觉得我已经完全够资格办eb1a了。因为他只接非常强的案子,他觉得肯定能过。所以我就开始准备了。也终于知道当年父母口中那个牛的不得了的国家发的优秀人才绿卡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NSC刁难潮开始,遇到了rfe,签证官材料看都没看就发rfe。加上那段时间公司重组,回复rfe的时候还有工作压力,还有我自己项目的宣传,还要飞美国各个州,同时一天干这么多事,有时候甚至整夜不睡觉。觉得自己简直是个超人。

自己的项目成果很不错。得了美国和欧洲的奖,收到了美,欧,日等媒体的采访,还在我之前工作过或没工作过的top1-5公司演讲,给同行们分享经验。

准备rfe的时候感觉律师基本不怎么上心,全靠自己。找了top1-5公司的朋友找他们公司里不认识我的大牛。很幸运有相当于“诺贝尓”的大牛对我的个人项目感兴趣愿意写推荐信的。后来更幸运的是我的项目被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全世界知名“诺贝尔”大牛在网上推荐了,感谢这个陌生的牛人!

这些都是后来补充rfe以后的经历。

140过了后,就是485漫长等待。等待期间,很多国家的公司知道我没在公司上班,向我发邀请想合作。让我去比如欧洲,不过无奈卡在485pending哪里也不能去。

18年冬天绿卡interview:

那段期间正重组后没上班,在家做自己项目和推广。当时记得很清楚,interview的是个白人老大爷。一上来就问我是做什么,我就如实说目前公司重组没在上班,然后老大爷就沉默,然后一条条485问得很细。问到我现在在干嘛是完全不工作吗?我就把自己项目的获奖情况,和在我领域全球前top1-5的演讲照片给老大爷看,老大爷严肃的表情立刻温和了很多,最后面完以后他说,你要是啥都没做我其实是会质疑持续影响力的。老大爷一直把我送到门口,我是最晚面的,在我之前进去的基本上都是自己出来,或面试打个简单招呼出来。不会到了门口还想和我聊的。记得在门口时候我说top1-5们就是希望有我这种新鲜的idea能给他们新启发,你也不希望top1们的创造力停滞对吧。老大爷说“对对”哈哈😄,他推门把我送出来还不想关门,所以觉得interview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至于国内的父母,在140批了以后再也不会说我任何专业方面的不好了。在这之前他们觉得我是“可支配”的,现在基本可以把我当独立的个体来看。在我做自己项目的那几年,父母把自己不多的一点存款投入了国内的“理财项目”,被骗得血本无归。我们恢复了正常交流后,他们竟然说如果手上有闲钱了,愿意投资我做自己喜欢的事了,也不会对我的生活再说三道四。

现在如果再遇到任何职场上的危机,我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么焦虑了。不是因为拿到了绿卡,而是我想做的事情已经得到了全世界这么多人认可的时候,父母的认可其实真的就没那么重要了,或某人的认可就没那么重要了。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另一问题也出现了,很多熟悉的人突然离开,上个月前同事去世,这周三浦春马上吊,很多不过就30,40岁。去年,前年。也引发了我对人生的思考。人这一辈子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周围美国或国内离开的亲朋,我真的看过重如泰山和轻如鸿毛的离去。有的人死了,却还在影响世界上不同角落里的人,有的人死了留下了妻儿,父母,房子,一些钱。

我问我自己,我的回答是我希望在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能影响一些人,特别是年轻人去做好的改变。

最后一句西班牙朋友劝导我的话,在我20多岁最困难的时候对我帮助非常大:

“If you feel lost, Ask yourself, What is your goal? Why did you want to come to USA?”

我那时回答我自己:我想做我这个领域全世界的顶尖,并且希望自己的东西可以对全世界更多年轻人有帮助和启发。当时的焦虑,迷茫,不确定立刻烟消云散了。

现在这些依然没变,我在这条路还要努力很多很多.

写在这里与君共勉。
89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