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新闻|点评

推荐一本神书《美国反对美国》- 准确预见了今天的美国

thinkmate
2967
21
豆瓣评分 8.9

出版于 1991年1月,虽然这本书写的时间距离现在30年,但现在读来感觉依旧没有过时之感。

本书总结:“美国反对美国就是:受够了的美国人,群起反对被剥削和压榨以及蒙骗,而革美国资本主义利益集团的命!”

x瓣和x乎上的,部分读后感摘录:

罗威所谓的第一共和国,是1787年至1930年代的美国,特征是联邦机构,中央政府权力有限,州政府权力较大。第二共和国起于1930年代,这时中央政府的权力大大扩展,其中主要的权力是管制和再分配的权力。管制和再分配的权力使高工资、高福利、高消费、高赤字成为可能,最后导致社会怨声载道。如今反自由主义的情绪颇为强烈。 第三共和国,意味着如何摆脱六十年代达到顶峰的困境,选择新的道路。利益集团多元主义败坏了传统的民主观念,使政府变得无能为力,没有威信,使政府无法再民主地运转。罗威所谓的第三共和国叫“司法民主制”(Judicial Democracy),强调在各个领域健全司法程序。

神圣化的过程有一个基本的社会功能,这就是维持和传播社会的核心价值。社会的神圣化过程起着非同小可的作用。它一方面将其精神传播给社会各个层面,另一方面又吸引人们加入神圣化的过程。人们的情感、思想、信念、追求在这里达成某种一致。我想起卢梭说社会必须有公民宗教的论点,觉得社会神圣化的过程,十分象制造和传播公民宗教的过程。在这样一个个人主义的、自我中心的社会中,神圣化是最好的传播核心价值的机制。 一个社会没有核心价值就不能均衡发展。问题是核心价值从哪里来,又怎样来维持。如果是来自对人们周围事物的提取,由人们自己来传播和维持,则可能是一种最有力量的机制。

为什么这样一个过程仍然表现为一个民主的外观?……第一,美国政党活动的方式和组织在政治体系之外。第二,政党内部也形成较为程式化的运作过程。……美国的政治体制……你不能说它不民主,你也不能说它民主。……是“不完全竞选”。

美国人乐于接受创新,说得俗一点,往往善于起哄,一个新东西出来后,如不说好,就有可能被认为是不民主或没有文化修养。好象有的人看印象派的画,不敢说不好,生怕人家笑话。

作为人类社会,无论是什么制度,都会有矛盾,冲突,需求。了解不同的人类社会通过什么方法来解决矛盾,缓和冲突,满足需求,应该是有益的。

一是经济实力是决定一个民族国际地位和国际形象的基本力量;二是一个民族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形象并不仅仅只是取决于经济实力。

任何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都伴随着由此而带来的便利和为此而付出的代价。

同时,对任何社会来说,价值的延续也都必不可少,否则社会稳定无以为继。问题是如何把价值延续与技术和物质创新划分开来,是价值延续保证后者的发展,又使后者的发展加强价值延续和传递。

怎样协调宏观政治体制与具体体制之间的关系,是政治发展中的一大难题。

一个社会没有核心价值就不能均衡发展。问题是核心价值从哪里来,又怎样来维持。如果是来自对人们周围事物的提取,由人们自己来传播和维持,则可能是一种最有力量的机制。

最好的政策并不是满足了所有社会利益要求的政策,而是用同样的资源满足了最多的利益要求的政策。

思想与社会发展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思想终结了,在这种思想指引下的社会制度和行为方式也会终结。

在这个繁华社会的强大诱惑下,年轻一代转向了别的价值取向。一旦年轻一代发生这种转变,任何力量都难以保证一种体制的长存不朽。对各类社会制度来说,都有这个问题。今天世界许多国家面临的问题就是年轻一代对制度基础的信任危机。这个问题不加以解决,制度就会面临挑战。

尽管自由、平等、个人主义、民主、法治在美国也是发展中的事物,只不过与某些社会相比,发展程度不同。问题不在于这些信念什么时候能全然实现,而在于社会何时能创造出条件来促成它们变为现实。可能很多人不喜欢这些信条,但社会主流不容许他们逆潮流而动。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接受现实,在必要时,人们才示信条。 政治信条的状况,给人们一种启示。一个社会接受一种信条不容易,接受了之后要真正实践它们更不容易。对一个社会发展来说,第一步是核心价值成为社会主流,然后是使其成为现实。在核心价值没有成为主流时,要使其成为现实,难度自然更大。一个社会可以说它信仰什么,但不等于它实际上就拥有什么,或者不拥有什么。

多元主义的含义是:(1)一旦集团成为市场场则,不完全竞争就成了社会关系的规则;(2)不完全竞争其实不是真正的竞争,而是某种讨价还价;(3)讨价还价是工业社会取代カ和强制的唯一选择:(4)如果制度稳定、和平,多元主义就可实现自我调节的属性。利益集团自由主义在某种程度上结合了多元主义。 利益集团自由主义,照罗威的说法,便是美利坚第二共和国。他说1961年以后的每届国会和每届行政当局都奉行这种主义。利益集团自由主义导致了严重的后果:政府机构摆脱了人民的控制,维护和建立了新的特权等。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新形态的自由主义并不能长期应付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

**********************

本书的作者当时还是复旦大学国政系的教授,于1988年底前往美国高校访学,根据在美数月的所见所闻,写下了这本作品。书里写了美国社会不同方面的面貌,但着墨最多的是美国的选举制度。对政治学或社会学稍有了解的读者应该知道,托克维尔当年也曾访问美国数月,后来写下了其成名作《论美国的民主》(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其实应该叫做《民主在美国》)。在《美国反对美国》一书中,托克维尔的这部著作恰恰是作者提及次数最多的书。我们不难想到,作者在写作时想必也有呼应先贤的心思。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托克维尔写的虽是19世纪30年代美国,但心中所想的始终是当时的法国。同样的,在《美国反对美国》中,作者写的虽是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但心中所想的也始终是当时的中国。这一点是读这本书时必须留意的。(不过,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在写这本书时,作者尚未读过托克维尔的另一部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可以参见作者1994年的日记《政治的人生》中相关的内容。顺便提一下,这本《政治的人生》也很有意思,作者自陈在1994年春节的晚上玩了大富翁,那一年里作者也听过老狼演唱、高晓松作词作曲的《同桌的你》,看过《辛德勒的名单》,甚至还在半夜读过低俗小说。当然,书中也写了作者的志向。总之,值得一读,不多说。)

说实话,书中的内容放到今天,对三十多年后的读者而言,几乎可以说已经只有“思想史”上的意义,而不再有“思想”上的意义。作者对美国民主制度的描述、对美国社会的洞见、对美国人的观察,固然有趣,但多数已经广为国人所知,不再那么新鲜了。书中对当时美国诸多先进之处的赞美,今天的中国人会觉得不过尔尔,甚至可能认为作者实在是大惊小怪,因为如今的中国在许多方面已经毫不落后于、乃至超越了美国的水平。比如说,作者曾提到美国信用卡普及率之高,使得国民无需多带纸币出门,免去了许多麻烦。现在中国的信用卡普及率也已很高,而且还有了诸多移动支付的手段,这比信用卡当然要更方便了。因而,这书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再有“思想”上的意义。不过,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意识到,对于当时的读者来说,书中对美国的描写仍然有巨大的冲击力。毫不夸张地说,书中所写的80年代末的美国比同时代的中国要先进整整一个时代。

这种冲击力和对美国之先进的体会,很容易让人走向自我贬抑、乃至自恨之中。在作者赴美访问的前几个月,当时央视播出了某部六集纪录片,片中对中国文明的态度就落入了这种极端之中。可以说,这部纪录片反映了当时社会上的主流声音,即对于自身文明和体制完全丧失了信心,而忙不迭地想要在各个方面全盘西化。然而,《美国反对美国》传达出了另一个声音。如果说这本书对于三十多年后的读者仍然有一点启发的话,那其中最重要的启发就是作者看待美国的态度:平视。在书中,作为一个中国政治学学者的作者,在看待美国时,既没有像当时绝大多数人那样采取仰视,也没有像如今部分人那样自大到采取俯视,而是取其中道。这种中道在2020年的现在已经变得不那么稀奇了,但在当时应该还是很稀奇的,甚至可以说是很有勇气的。从这一平视的态度中就能看出,作者对于中国的体制和道路,怀有自信。这种自信并非盲目的自信,而是经过深切反思之后达成的自信。在当年的时代背景和社会舆论下,能够用这样的反思性的态度来看待几乎已经赢得了冷战的美国,而不被潮流所裹挟,做出这样的思考,是很了不起的。这当然也是作者未来能走上另一条人生道路所必备的素质。

然后来看这本书的标题。所谓“美国反对美国”,有两重含义。其一,是要用“现实的美国”反对“理想化的美国”。作者的这句话当然指的是上文提到过的80年末的那股思想倾向。作者对美国的观察基本上采取的是一个社会科学家的视角,而非朝圣者的热忱。作者在书中不吝赞美美国的优点和先进,但也不避讳美国社会存在的潜在矛盾和隐忧(尤其是在最后一章中)。这就引出了“美国反对美国”这个标题的第二重含义:美国是一个充满矛盾和悖论的国家,这些矛盾和悖论在未来有可能成为“不可阻挡的危机的潜流”。换句话说,“美国反对美国”的第二重意思就是,美国的制度自身反对自己。在三十多年后读这本书,我们必须承认,作者的观察是相当锐利的。

应该说,《美国反对美国》中对美国的介绍虽然广泛而全面(尤其是对美国民主选举制度的介绍),但并不深刻。作者自己也坦言,在这样一本面向普通读者的作品中,没有必要做太多艰深的理论分析。不过,考察一下作者在书中对前代理论家们的称引,仍会发现一些有意思的结论。前文有提到,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在本书中被提及的次数最多。除此之外,卢梭和马尔库塞也被提到了多次。然而,作者对这几位理论家的作品或思想都从来没有做过具体的分析,往往是一带而过,并不长篇大论。本书中唯一一本专门花了很大篇幅(4-5页)来讨论的著作,是阿兰·布鲁姆(Allan Bloom)的作品《美国精神的封闭》(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布鲁姆是当时美国著名的保守派思想家,也是政治哲学家列奥·施特劳斯(Leo Strauss)的学生。这本《美国精神的封闭》在1987年出版后,在美国知识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赞同者有之,批判者也不少。在引介布鲁姆的作品时,作者总体上的态度是相当正面的。为什么作者会将这部书作为《美国反对美国》中唯一一本专门用了好几页篇幅来讨论的著作呢?这个问题值得思考。毕竟,即便是《论美国的民主》这样的思想史名著,也没得到相近的待遇。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在作者访学美国期间,布鲁姆的书出版未久,余波尚在,作者应该是听说或读到了不少关于这本畅销书的讨论。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美国精神的封闭》中对美国社会的批评恰好与作者对美国社会的态度颇为接近,甚至可以说深化了作者对美国社会中潜在矛盾和隐忧的思考。在政治哲学学界,有不少关于施派对美国政界之影响的讨论。或许将来也可以考察一下,施派对于中国相应领域的影响,应该很有趣。

其一,是美国人对平等的态度。据作者说,当年的美国人并不怎么关心平等,而更看重自由。如今的美国人对自由仍然看重,但对平等也开始上起心来了。这种变化的背后,恰恰反映的是,美国社会越来越成为一个不那么平等的社会。阶层固化问题日益严重,真正的社会底层民众越来越穷困,这些社会问题都愈演愈烈。在过去十年里,我们见证了占领华尔街运动,见证了美国民众反抗1%的潮流,也见证了桑德斯等左翼民粹力量在2016年和2020年两次总统竞选中的异军突起。

其二,是美国的两党政治。作者在书中提到,对于当年的美国人来说,共和党和民主党其实没太大差别,两党比拼的无非是谁更能够忠实于美国式的价值观。但这种共识如今早已不复存在。在过去十多年里,美国选举政治的极化现象在美国政治学界内部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所谓“极化”,就是左的越来越左,右的越来越右。在两党选举政治中,“中间选民定理”原来被视为金科玉律,但现在则失效了。其失效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在于极化现象。在两党各自的党内选举中,政治态度和政策靠近中间的温和派不再能够争取到原先那么多的党内选票,而极端派却获得了许多选民的支持。桑德斯和特朗普的崛起,都是极化现象的产物。
21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