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投资
  • #攻略

Robinhood的收入分析,对比IBKR,以及自己的一些想法

舒眉的年月
5542
24
近日Robinhood神奇操作引起巨大争议,所以想来应该具体看一下Robinhood到底如何挣钱。这个问题从很早以前就在困扰我,no-fee trading和我之前经历的一笔 C$7大为不同。18年入了OANDA的坑,大杠杆炒外汇和期货,多次一夜暴富也多次平仓。想来和现在Robinhood的yolo没什么本质区别。OANDA这种外汇平台的模式还算简单,就自己收着spread然后leverage收利息。对比起来Robinhood的盈利模式更多一点。但是本质上也就是Payment for order flow和leverage的利息。其他的像cash management和park在robinhood的钱的利息想来不会很多。原先还想等Robinhood上市了就知道具体breakdown,经过这一轮折腾怕是遥遥无期。想必大家都知道Robinhood的payment for order flow是需要向SEC报告的,需要公开自己的606a report, 比如(这里),是2020年Q1的报告。这个报告2019年有类似的,但是2020年开始有了正规的报告,可以更方便的做分析。不得不吐槽Robinhood自己做的disclosure网页并不好用还得需要🐕搜索才能找到东西们。好在1月25号上传了2020Q4的6060a,不然这里要写的就只能有前9个月了。



数据网上都有PDF,感谢pdf to excel转换器hhh。然后把excel复制粘贴去了txt里再parse。本来想做个初级款elasticsearch一样的query,实在懒惰就只做了最简单的,直接用for loop那数据画图就好了。这个同样也可以用来分析其他公司的606a report,所有的report格式都是一样的,清理了表格以后跑一遍jupyter就可以了。代码和清理好了的数据都贴上来了,再清理一下我贴到Github上去hhh。

首先是Robinhood在2020年的总利润,是613.5M,显然远超前几年。比如2019年的统计数据只有69M。这其中6月和12月的收入是最多的。基本是直线上涨。三月到四月的条约以及后面再度起飞不得不说和山姆大叔发的救济相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4月发了第一波然后10月经过一番扯淡又发了一小波,现在要再发一大波。和Robinhodd的5月,10月交易起飞显然有直接关系。从这里看来CNBC上万恶的资本家说大家拿了钱去炒股是对的,但是既然钱都发了,由大家干什么资本家自然说了不算,钱富裕,去吃喝嫖赌,没什么问题。



接下来是Robinhood在不同的instrument里赚了多少钱。最多的不出所料是option。正经的sp500股票竟然这么少,可见要不就是sp500股票的流量大,spread比较少,Robinhood能从中获得的盈利有限,要不就是Robinhood上大家都在作死搞野鸡股票。这样看来Robinhood真的不能算作一个“投资”平台,更适合叫做一个“投机”平台。直接叫合法赌博更好。从各个月份的比例来看倒是差不多,说明后进入的玩家和前面的玩家心理状态基本一样,都是小打小闹玩一玩的心态。



对比Robinhood的平均账户金额就可以看出来,大家也确实就是在Robinhood上闹一闹而已。(插一嘴,IBKR的平均账户大小也是20多万,可参考维基百科)。



接下来是大家在吵的Robinhood到底拿了market maker们多少钱。最大头也是不出所料的是Citadel Securities,占了45.4%。这里G1X是E-Trade的下属(E-Trade后来又被Morgan Stanly收了),Global Execution Brokers是Susquehanna的下属。Wolverine是芝加哥的另一个HFT厂。其他几个厂应该不需要过多解释。有错误欢迎指教hhh。从这里看,大家在Robinhood交易其实就是主要在给Citadel Securities送钱,毕竟CS(Citadel Securities)在美国市场占领了很大的流量,也是很多上市公司的指定market maker。有兴趣的话可以对比Robinhood和其他厂.比如IBKR 2020Q4,粗略看来总合应该不大因为有很多负数(对,竟然送钱,惊呆了)。比如E-Trade 2020Q3 粗略看来和Robinhood的scale差不多(这个真的很粗略),但是E-Trade的总量想必数倍于Robinhood。之前我自己交易的时候还不很在意execution,甚至现在也基本只下market order,真的是给这些HFT厂送去了大量利润。至于被揩了多少油水,就看broker自己的良心了。



最后是看各个厂在不同instrument的流量。这里可以看到如果你主要交易option的话,CS占有了50%的营业额,CS营业额最少的是SP500,在这里甚至不如G1X。



那么,上面说了IBKR竟然送钱,就好奇到底什么情况。于是我又把IBKR的2020 Q4数据放在了jupyter里。因为IBKR的数据有些蛋疼,直接复制粘贴不好用(是因为IBKR和很多厂有联系而且很多地方表格是空的导致复制粘贴有时不好用要手动对齐),所以只处理了Q4的。

首先呢,IBKR在2020年Q4总收入只有17M,相比Robinhood在这个季度的收益是200.5M。IBKR的流量和AUM也轻松碾压Robinhood,而且有全世界的客户在这个平台。比如之前Twitter上号称要投10M的Justin Sun看起来就是在IBKR。图中就是每个Venue给IBKR的payment for order flow的分配。虽然我不知道负数是不是IBKR在倒贴钱,但是看起来确实很厉害的样子。简直是在用生命执行order。IBKR账户也很大,虽然没有统计前三个季度的数据,大致可以认为基本和Q4差不多?有兴趣的可以去把IBKR的数据清理干净了(或者给我米,我再去清hhh)然后统计。



最后是payment for order flow的分配。最后一个图是IBKR从各家收到的营业分配,明显分散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直通exchange的。上面的表虽然也有Citadel Securities和Virtu但是只分别有4.3%和2.5%的流量。当然了,IBKR分LITE和PRO, PRO款还是要收交易费的。



IBKR是一个上市公司,财报我还没有仔细看,但是大约可以看到commisson和interest income占了主要部分。目测E-Trade,Schwab BAML和Ameritrade的收入结构也类似。这里payment for order flow直接被纳入了“other income”的项目,总额也只有2019年收入的6%。



那说了这么多。Robinhood以后怎么办呢?与华尔街对抗啊,金融管理之类的抛开不谈。Robinhood本身现在处在两难的阶段。GME涨上去,华尔街(尤其CS)回头不和Robhinhood合作了,要凉凉,恐怕不会再有CS帮忙上市操盘。GME跌下来,Robhinhood里用margin交易的人要爆仓,再加上很多人在高点买入也要吃掉不少Robinhood的流动性。拿了几个亿救命钱看起来不会破产(毕竟short seller也就亏了50~70亿),Robinhood这么多人总共看起来不能贴10几个亿进去,不太会真的破产,但是reputation就没了。Robinhood现在里外不是人,还是在华尔街上混的时间不够,当交了学费吧。现在这个情况简直是hedge fund的brawl,空和多两边明显都有爸爸在顶着,不像上周还可能真的是Reddit vs 空头。周五竟然愣是没被砸下300,每次看起来要不行了都有一大波买起来,绝对不是Reddit上有金主,而是有其他hedge fund看准了这个机会要狙击还在做空的人。下周肯定还有一波大戏要看。Diamond hand!我也买入了,我还买了其他一票BB AMC NOK,看他们能闹成什么样。

大家如果想从Robinhood搬出来的话,确实可以考虑IBKR。至少PRO账户的margin只有1.几,远比Robinhood的2.5%要便宜。想自己做algo trading的朋友也可以自己用IBKR的API。referral code我记得地里之前有别人po过,大家自己去找(就不挂我的了,写这个帖子只是为了分析,大家给米就好hhh)。而且IBKR还有自己的risk model,用PRO账户可以做小于50%的margin。如果你所有的position都是脚踩两只船那么margin可以上天。当然了,如果你买一手GME还是需要100% margin的。这就说回来,我个人不太能理解为什么Robinhood直接限制了交易的股票数量,而不是调整自己的margin requirement。像IB和BAML都是直接把margin要求提到满,比如IB是取消了option交易(可以理解),long的话需要100% margin,short需要300%margin,基本意思就是,你自己作死我不管,但是我broker不背锅。这很可以理解,当年瑞士法郎和欧元脱钩的时候一票broker都爆仓了,broker根据市场调整margin要求很可以理解(比如OANDA经常发邮件说有margin调整),直接限制交易数量就不太能解释的通了。我能想到的是,这是最快捷的技术上的实现方法,直接在交易API上加个if,然后UI多一个弹窗就好了。不然查margin可能是个很麻烦的操作,而且Robinhood自己的risk model可能并不真的好用。

最后想说一点自己的想法,Citadel这些年在campus recruiting花了很大力气提高自己的人气,真的是功亏一篑。Citadel其实分为两个分公司,一个是Citadel的发家鼻祖的hedge fund部门,有Global Equities, Ashler Capital和Surveyor Capital三个分厂,都用Citadel hedge fund (Asset Management, AM)的risk平台,由analyst和portfolio manager提交交易申请,然后由并不高频的执行算法和trader进行交易。这是传统的long-short hedge fund,analyst通过各种歪门邪道分析公司的应收并且在earning和重大时间的时候bet。这也是Melvin Capital的主营业务,当然了,Melvin Capital可能继承了当年SAC的risk平台。AM部门之中还有Global Quantative Strategies,这是一个“中频”的algo trading部门,虽然在AM里但是决定交易的都是算法,与人基本无关。另外就是上面提到的Citadel Securities,是一个market maker,在美国市场有很大流量。Robinhood的交易递到的是这个market maker部门。CS和AM是两个分开的分公司,Reddit上提到的“front running”一般指这两个分公司互相沟通以获取信息,这是SEC命令禁止的,也是为什么这两个公司基本独立运行,除了共享比如HR和legal等和生意无关的部门,理论上不能有任何信息沟通(所以还有Citadel Americas,负责这些corporate级别的杂事)。至于是不是真的有沟通,那谁知道呢hhhh。如果有的话,SEC查出来锅就大了。这里Reddit上大家普遍认为的是,Ken Griffin和Steve Cohen来救Melvin Capital是因为Citadel AM和Point 72(Point 72也有类似GQS的Cubist量化交易部门)有desk也在做空。这两家厂的每个position都以百万计数,那么从20到300亏x15的话,这个trading desk就凉了,所以两位大佬才想把大空头救出来。但是趁人之危接管Citadel做过不止一次,当年Citadel就是趁着Enron崩盘接管了Enron的Commodities Trading部门扩展了自己的业务。而且Citadel的优势之一就是流动性很好,背后有很多金主撑着,随时可以低价拿钱收购,所以这一笔介入Melvin Capital的交易单独来看无可厚非。至于Citadel的hedge fund部门和GQS是不是想被顺手拉起来,就不得而知了。怕是只有看Citadel今年给投资者的报告才能看出来。Citadel Securities是一个market maker,虽然在高volatilities的时候会盈利,这种特殊情况,估计还是要贴钱进去的。Risk model只能在一个固定的区间里运作,vol高了会盈利,但是这种及其高的vol,而交易量有限的情况下,CS不亏损就很好了。作为一个market maker,CS不应该有directional view(看过option pricing的朋友们应该知道),所以GME的股价变动对CS本身不会具有很大影响,只是risk控制不好可能会有小额亏损而已。



重申一遍, DIAMOND HAND! 未来一小段时间里绝对有一出大戏,而且很可能已经有其他华尔街大佬接住了Reddit挑起的战争。

(欢迎各位指出贴子里的问题)

补充内容 (2021-1-31 12:59):

这里是Github链接。以后我更新了处理好了的数据会挂在这里。

bit.ly

补充内容 (2021-2-1 09:07):

哇好多米感谢大家。这周末我就去清数据然后做个各个broker横向对比

补充内容 (2021-2-3 09:03):

上周末IBKR老板在CNBC接受了采访,直截了当的说我们限制交易就是为了保护1.自己,2. clearing house。一不小心说了事实,对比Vlad冠冕堂皇的说辞hhhh。看起来还是适合搬家去Schwab和Fidelity这样老牌broker呀.
24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