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在加州疫情下线上上庭解决超速罚单

11057
9
在2020年八月份从 Hayward 往 San Mateo 方向的 I-92 上桥前被警车 pull over。如果平时走这条路熟悉的小伙伴绝对会知道那个是完美的speed trap,有一点下坡 + 路特别直且空旷 + 有个大树丛能完美的遮住警车,几乎每天都会有警察在这里捕超速,而且百发百中。

当时车速应该是92mph,看到树丛后的警车立马减速但一切都已经太晚。被pull后警察来了就问了一句:Do you know you're speeding? 实在心里太怂着就承认了说 I know. 本来想试着解释,警察大哥完全没给我机会,直接让我拿了 ID, registration 回了自己车上,大概等了10分钟后就回来开了我一张罚单。之后想问多两句后续要怎么样,警察也没有搭理我就回警车了。

当时拿到罚单后也很懵逼,主要是字太浅也看不出到底是判的是什么,超速了多少。

问了朋友都告诉我可以交几百刀让律师去搞,因为在美国超速找律师**非常程式化的产业链!**律师首先会告诉你这个case不是百分百能打赢,然后简单问你是在哪被捕,超速多少,是否初犯。询问了几个律师,几乎通话时常不超过5分钟。报价都在200-300刀左右。交几百到给律师后,情况基本如下:

1. 律师和警察互相认识,警察互通不上庭,罚单就自动dismiss。那几百刀可能就是大家互分。

2. 律师警察都上庭了,或许可以帮你求情,也许罚款交低一点,也许不需要扣分,也许要上traffic school。

3. 但最后如果律师上庭,还是打不赢那你还是得去乖乖付律师费,交罚款,扣分,上traffic school。

上网看了不少攻略后,其实自己打掉超速罚单或者减免罚款的机会还是挺高的。花给律师的钱和自己上庭缴费都差不多,而且现在疫情也将会在线上上庭,所以决定还不如自己试一下上庭经历一次上庭的体验!

过程

提心吊胆等了大概一个月还没有信,我就自己打电话给 Alameda County 然后她告诉我信还没寄出,然后问我你是 plea guilty 还是 plea not guilty。

- Plead guilty: 直接交罚款+上traffic school

- Plea not guilty: 预约 the arraignment

我说 plea not guilty,之后她就帮我预约了网上the arraignment。之后过了一周我就收到了去the arraignment 的信,里面有登入网上上庭的方式,他们是用一个叫blue jeans的软件来线上上庭。

The Arraignment

其实在上 The Arraignment 之前可以写求情信给法院。写求情信的好处是在不用上庭之前就可以申诉成功。但是我当时觉得自己确实超速了是理亏,不是冤枉,直接就没有做这件事情。

线上上庭其实真的还挺unformal的,我看到用手机的,在车上的,穿睡衣的。当天早上在线上进行 The Arraignment 原来还不是直接跟officer对峙。首先先报道,然后要看一段非常formal的视频去解释美国的司法系统,让你understand you rights,并且你还可以request interpreter。当天除了上庭的人和法官秘书外,大概不同语言的 interpreter 都来了五六位。

当天大概有20个人左右。法官会每一位的问罪行是什么,当天有DUI的、有闯红灯的、有超速的、有多次超速的等等,整个过程有点像讨价还价的感觉。如果 plea guilty 但你的态度诚恳或者有原因的话,法官就根据罪行帮你的罚款打个折,上个traffic school/ community service,但不需要扣分。具体还是看人而定,但是如果在这个过程你就怂了的话,其实已经比你不上庭直接交罚款要划算的多。

但是当天我就告诉法官我 plea not guilty,法官有“恐吓”我说如果你 plea not guilty,下次看到officer的话有实际证据的话,可能会比你现在的罚款还要重喔。问我三思是否改变注意,如果改变主意的话我可以帮你的罚款打个折。但我还是说 plea not guilty,之后法官就给了两个上庭日期,我有意的选了一个比较远的日期。

Court Trail

在网上的攻略是叫大家不断的预约新的上庭日子,直到不能重新预约为止。到那时候可能已经是一年半载,Officer 每天捕这么多人也就忘记你当时的超速了。而且也是与之前一样,在上庭之前你还是可以写求情信给法院。但 life ges busy 我还是给忘了。

当天也是网上上庭,那天因为网络问题我还迟了5分钟才登入进去。进去后已经开始了,里面只有5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位我不认识的 attorney 说要代表我出庭。而且我在聊天记录里看到了我的 officer check-in for “my name"‘s the case but now need to leave for other's case.

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officer真的与我对峙,我就认怂认错,已经知错了,我从来都没犯过法,看看能不能减免。

结果!Commissioner 也说当天是very unusual只有5个人,尽管我被特意安排到最后,也只是大概等了10分钟就到我了。Commissioner 问我是否有律师代表我,我说没有。之后她大概重复了两遍,我都说我并没有律师。之后她问了她的秘书 我的 officer 现在是否能回来,秘书说没有收到信息。最后 Commissioner 说 Now your case is dismissed.

整个上庭过程只有20分钟。处理我的case大概是3分钟,我自己也是一脸懵逼的结束了。之后 Commissioner 问我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我说那到底我的 case 怎么样了?她还笑着跟我说,你的case 已经 over 了,你不需要 pay 任何fine,不会扣任何point,不需要去traffic school。You're good to go.

刚好那天是大年三十,我之后吐了口气说 Thank you so much, Commissioner. Today is actually Lunar New Year! Commissioner 还用中文跟我说:Gong Hei Fa Choi. Happy Lunar New Year to you!
  • 13
  • 分享至
9条回复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