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Amazon
  • #职场达人

我在‌‌‌‌‍‍‌‍‌‌‍‍‌‍‌‌‌‌‍‍‍‍‌‍‍‍‌‌‍‌‍‍亚麻的贪嗔痴

一亩三分地匿名51E
22596
81
去年实习的我今年回来了。组员们都没怎么变,热烈而又敷衍地欢迎了我;但他们心里应该都知道,如果我能找到其他的职位,或许就再不会回来了。

我人生的第一份实习来自亚麻,第一份(现在)全职也是亚麻。它好像是我漂流到大洋彼岸这边救命的稻草。拿着F1,再加上去年的形式,至少应该庆幸自己还有一份工可以打;即便是血汗工厂,原始森林。

快节奏,上手要快,出活儿要快。这里的生活是以小时计的,毕竟下一个小时可能pipeline的time blocker就到了。Bias for action, 熟记于心;dive in deep, 了然于胸。而customer obsession,真的很有趣,顾客有些时候他要你使劲往前冲,但又要潜心钻研。他们就是那双在review上看不见的手,哪儿都可以放,哪儿都可以控。你的review结果就在经理们的唇枪舌剑和不言而喻的默示下,就定了。

我应该感到庆幸,组员们都十分帮助我,有求必应,耐性解答。我的经理,人也友善,帮我拿到了全职,关心我疫情期间搬到西海岸这边的衣食起居,当然,这仅存在她转组之前。当然,大家也没有想到,大老板只是说,那个组需要她,就去了吧。

我做着ops, 我做着feature work, 我胆战心惊地oncall。insist on the highest,alright a lot, 以及希望对组里做出一些贡献。但作为组里唯一的新人,当URA降临的时候,我也是最可能被推上审判台的。看着组里组员在亚麻的tenure都这么的不短,又看code base/wiki edit的历史记录,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我找不到任何一个能让我挣脱的缘由:经验,种族,国籍甚至是我的性别。转组?不好意思, L5 only,或者一大帮strong L4们在排队等候。

疫情期间搬到这座我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每天呆在家里,迎接我的只有淅淅沥沥不停的雨和五点就黑掉的天空。成天活在对未来迷茫的担忧中,仿佛我的能量就被这里抽干。白天工作疲于奔命,晚上投简历,石沉大海了无音讯;打开leetccode, 看着自己之前做过的题却没有了印象,我的记忆,思考仿佛就停滞在某个湿漉漉的时间点。恐惧开始张狂,沉默发出尖叫;贪欲占据了我的身体。

登陆了小软件,我开始和周围的人厮混,妄图想让欲念填补我的无知,我的不安,我的空虚。和一个又一个人打招呼,发照片,发地址,见面上床。我想努力感受着冲撞,享受这过程,让烦恼和恐惧从大脑中冲出去;或者,又仅仅希望这种不安能短暂地离开。当体会到盛放的那个时刻,我仿佛忘掉了将要来临的pip。我成为了亚麻和自己贪欲的奴隶。我榨取你的希望,来充实我的幻想;我强占你的灵魂,去麻木我的大脑;我剥削你的青春,来取悦你的需要;我牵制你的身体,去战胜我的烦恼。

我知道,我不应该被饶恕。从小到大接受到的教育来说贪欲是原罪,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又什么可以让我开脱,我不是一个好人。我在这里没有同学,没有朋友,种种烦恼我不可能对父母说,不可能对同事,更不会对经理说。每天都要假装我很快乐,being nice to people,but I’m not! 我想说我压力好大,我感到好无助。我想要沉着冷静,有条不紊;而不是忙里忙外,歇斯底里。

每次取用PrEP都要和医生见面,她都会问我为什么黑眼圈这么重,是不是没有休息好,一度怀疑是我染病了,但不沾烟不喝酒,化验结果又告诉她我各项指标健康得不能再健康了。”What do you usually do on weekends?”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Messing around?” 这不是该有的答案。 去去gym,爬爬山,和看不见的我的朋友聚会,蹭看不见的朋友的车去买菜。

上周末,当那人在我身上结束后,我轻声叫了他可不可以不要着急走,留下来陪我一会儿。出人意料的是他答应了。我感受着他的肌肤,触摸着,拥抱着。几乎要哭了,我意识到我是多么渴望这种陪伴。他提议出去吃个饭补充体力,我答应了。饭中,他说到your body is great(false claim, sweet talkers as 老外 are), 我哭笑不得,只好说Amazon is where you could work out mostly.

就在这周一,我得知组里的TL要离开亚麻,他在这里呆了超过十年,平时也很帮助我,消息宛如晴天霹雳,我在组里为数不多的依靠又要消失了。

周中,看到邮件群里的国人大哥奋起反抗pip的故事,看到一个又一个dev又dev的例子。这是种折磨,但或许又是一种解放。周五了,应该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因为周五预示着周末,周五意味着no deployment,周五就是I could leave my worries behind for two days。周五也是数位同志们所说的my last day at Amazon.

然后就是周一,我不能再自怨自艾,我不能成祥林嫂。我已经长大了,我不是个小孩了。我再也回不去了。
81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