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码农类general
  • #实习
  • #职场达人

转码‌‌‍‍‌‍‌‌‌‌‍‍‌‍‌‍‍‍‍‍‍‌‍‍‍‍‌‍‍‌‌‍实习滑铁卢:心上的枪口开出破膛玫瑰

岛屿化作小星星
4188
56
接到拒信已经一周了,心上仍有一个血淋淋的洞。

以为波澜多了便会更加迅速地适应波澜,事实证明被击打后的眩晕却是越来越长。实习的意义就是撕裂自己,撕裂现实的部分真实,给我看,并没有时间感伤就要被迫接受。以为自己这两年来,专业有个180度大转弯,经历了内心的(自我)折磨,如履薄冰度过了那样的12周,值得一个笑逐颜开的结局。毕竟一路被微笑肯定,好言好“哄”。竟然是“哄”?

8月中旬结束了实习,到现在,虽不久但印象已越发朦胧。就像是狠狠甩在过去里的回忆,掘地三尺埋起来,再也不想提及。哪怕当时热血沸腾,历历在目,每天都像燃烧的巨人,其实只是拯救自己而已。实习的时候战战兢兢,转专业菜菜子拿到了第一个码农实习,每天谦卑又谨慎,自己把自己吓得要死。实习结束后就像大梦一场,大睡两周,连第二个实习都没恢复心力去好好做(对不起我像个渣女)。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周一,中午一点过了两分钟,熟悉的HR终于打来了电话。我就应该注意到她拐弯抹角问些无关痛痒的嘘寒问暖,问我周末做了什么云云,然后淡淡忽然来了一句 “unfortunately…” 这个弯弯转的,直接把我甩开了地心引力。语气平和但我的内心已经开始霹雳打雷了。我说,好吧,这结果对我来说有点惊讶啊。HR说,惊讶吗?那得问问经历和mentor了。说好的no surprise呢?当初的一切都是表演吗?

就像是苦心经营的爱情遇到了个大渣男。

HR说,at least you have learnt so much here!

是啊,我从渣男身上学会了技术入门,学会了爱情里的演与骗,却没有学会拨开云雾视而不见。付出了真心换来一个月后的重重一击,心碎了一地捡不回从前的心跳,身陷过去我无力逃跑。

我该庆幸不是遇到个杀猪盘是吗,被骗了感情,起码发了工资。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如同行尸走肉。先是哇啦哭了两天,用仅存的10点智商反思自己究竟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再用良心保留的10点智商(很渣地)继续给第二家打工。这一周始终思考的就是自己做的不好,自己太菜了,当时经理和mentor都是好心怕伤害我,所以一直鼓励,走的时候也是肯定和祝福。

我开始捋一捋这不到三个月的经历:

因为第一次做码农,onboard完,刚开始的三周里比较依赖印度小姐姐mentor,她(不知道是)好心地耐心地一周见我三次,每次都是pair coding,教我project上手,有实在解决不了的bug,我也会问她。但是基本上大部分她也不知道咋回事,我就好几次debug到午夜,发现问题所在之后,顺便改了改github的readme,一般都是instructions写的不行才导致的bug。她也就比我早两个月跳槽进来的,刚onboard完就接了这个mentorship的活……我拿到的project是全组人员达成共识的:非常大,非常重要的project,做完直接放到production。负责相关repo的是组里的印度大哥tech lead,但是因为帮老婆带娃,在我实习期间请了俩月的产假,几乎不出现,他是我mentor的mentor。每周都和印度大哥经理约了1-1的meeting,汇报进度,嗯经理也就比我俩月跳槽进来的。他对我的project了解不多,期待一直很高,觉得我三周就能搞定,就可以做别的东西了。刚拿到手我也不知道应该多快做完,因为啥也不懂。就积极问mentor,我速度慢吗?我应该怎么提高。她一直都说很好啊,是经理预期太高了,我们做不完的,我去跟他讲。经理有次突然问,我每周见mentor几次?大概多久?我有点意识到了是不是mentor跟他说我每周占用时间太长了,赶紧说刚开始上手不懂,现在开始就少找mentor,因为大概自己都懂了,可以自己做了。所以大概三周以后就每周见mentor两次,每次也就半小时不到,汇报一下进度。其他时间就是我写完code,要她review然后merge。中间lead突然回来了,觉得我们哪里写的不太对,就拉一起开会,把一周写的东西都推翻了,我又重新写了一遍……每次写完,她都提出很多修改意见,经常是和她之前的想法不一样……还有的是code格式习惯的问题。以至于我写完了还得反复修改才能merge。经理要我take initiative, 把这个当成我自己的project,但是我首先得花时间了解这个东西在干啥,然后写出来了还因为lead和mentor意思改了,再改。期中测评的时候,mentor和经理在各自1-1 meeting里的评价都挺好的。我给mentor提交了一个期中的journal和自我反思,详细写了我每周甚至每天干了些啥,有什么不足和长处。Mentor非常喜欢。(这里有点后悔了,我期末大意了,也应该给她提交一个详细的journal。不过期末我提交了详细的test reports,还改了很多相关repo的readme)。

Code终于写完了,在deploy到prod之前,发现infra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跑不了。Mentor其实也不懂infra,觉得就是随便改改参数就可以跑了,还让我在git里搜其他repo是咋写的。此时lead还在休产假,我捣鼓了两天,熬到午夜的那种,越深入越发现,这玩意不是我突击几天就能搞定的啊,完全不是改几个参数就能解决的……我就去找公司的infra 相关的doc的撰稿人,1-1开会请教,解释了半天,中国大哥说,你这project怎么这么大……跟我一起试着改了改,发现并不能work。这个问题他觉得这么写下去无解,他去找了他们infra team的lead。美国小哥上来听我一通形容,气定神闲来了几句:1. 你们用的这个东西,全公司没有别人用,要想实现xx,那得用咱们公司的模板,我们可以提供全方位立体追踪维护和支持。2. 但是你们现在没用这个模板啊,我们就不能帮你了,你们只能耗子尾汁地从网上自己找方法解决,冒着稳定性和安全性的风险,而且得自己维护。然后挥一挥衣袖走了。我怕跟mentor一个人解释不清楚,第二天上午,又把infra的大哥和lead拉来和我mentor开会,求他们再重复一遍。也不知道我mentor在想啥,散会后依然让我做……她说他们没事不行啊,丢给我一个随手搜到的link让我自己看了改改infra。慌不择路的我又去问了infra的大哥,他说昨天lead的意思就是要么你们整体迁移到模板上,需要起码一个sprint,要么为啥要把两个services放在一个repo里?然后我又去问了来组里帮忙的,之前在谷歌干了八九年的大神,他也是一脸问号。这时间内部网站崩了,我又被pin去帮忙修。Database的一个表不知道被谁删了,又被pin修了半天。Lead终于突然回来了……他一顿操作猛如虎,搞了俩pods,可以用flag切换services。

终于deploy到staging来测试了,我发现并且修好了所有的bugs。因为也快结束了,之前想做的data migration就没有时间做了。这部分应该更复杂,涉及三个不同的database/storage,十几个不一样的tables,连开始建立tables的小哥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所以也不能贸然直接迁移。

临别赠言,mentor一通吹捧,说觉得我did a very good job,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anything. 虽然前期不懂的很多,但是进步很大,很快也不依赖她了,自己写了很多很多的codes,debug能力也强了。最后,她说她觉得我已经qualified to be a full time software engineer了,我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前途无量。问了如果给return,我会接吗?如果接,还来原组吗?manager的一对一也说了很像的话,也问了return的这两个问题。但是,让我当时突然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的是,manager说会很开心帮我写推荐信。

——————原来这时候已经埋下了噩梦的种子?如果想要我,为什么要安利我走?

事已至此,总结我的问题:

硬件上:

1. 给我的project没做完,就是我的错。所以大家一定要用脚指头的力气都把project做完。听说去年很多没做完的也拿了return。今年不知道是不是如hr说的,门槛高了。

软件上:

1. 莫要轻信别人的话,不动真情就不会受伤。

2. 一旦意识到经理或者mentor不理解这个project多么大,根本做不完,就要适时洗脑啊,实在不行就天天抱着大腿去做完。可惜我的大腿自己都不太懂,lead一直在休假,到后来我的进度一直被外界拖着。

3.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可能不该提,很早的时候,他们就问实习结束了回去上学吗?我非常不谨慎地说,还有一个实习。然后被问出了在哪个公司。这种问题到底应不应该撒谎……

4. 转专业的不要怂,不要提自己别的专业很强。就把自己当cs的,之前的专业再牛也绝不提。前期有次经理问我之前专业和工作,我很开心地分享了说自己非常擅长,甚至比做码农还要confident(我脑子进水了??)他还说那以后不用买这个服务了,就你来做就好了(微笑.危险)。

这次没拿到return,有可能是经理和mentor阳奉阴违,早就不想要我了却还好言好语(枉我赤城真心地感激……)也有可能是hire committee决定的,我们组hc不够,经理又没解释清楚这个项目的巨大。让我哭笑不得的是,被拒后在领英发的第一个毛遂自荐找全职的帖子,就看到经理的大脸头像给我点了赞 

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这次受到打击,出乎意料地一蹶不振,到底是为那般。是愧疚自己不够好,还是委屈一片真情枉付人?我甚至开始严肃反思,自己不适合做码农。从前经常畏惧,现在更是做一会儿就心虚心烦。当时实习的时候,好不容易燃起了自信和热情,被砸得透透的,不仅卑微到尘埃,还更深三尺。

写到现在,心情好多了。罗里吧嗦,给自己一个记录,也希望给大家一个有益的参考,莫要如我一样又怂又衰。只是回首往事,心还在那里哭诉,魂不守舍,软弱无力。心在那一刻死去,上膛的枪又对准了谁,不知什么时候能开出鲜红玫瑰。

-

-

-

《被压抑的种子》

被压抑的种子

不发芽就会腐烂在土里

在日复一日,夜来风轻,无数个夜晚

压抑感从四面封印

没有父辈会告诉我破解的秘密

孤立无援,四面埋敌

-

我幻想日光伸出援手

将我拔出这卑微的出身之地

日光却像画了个大饼

远远地悬在心尖

成为远远的念想

-

“不发芽就会腐烂!”

远古传承的箴言每天都在我心里敲打

可我如何发芽

如何让全身骨骼吱吱嘎嘎

伸展到他们最最爱的长度

无论东西南北

无论我会长成什么模样

不必考虑西边的缝隙

或者东边的流水

南边的闲话

或者北边的廉价

心之所向

身便所向披靡

-

在腐烂的诅咒和伸展的阻生里

头脑发热,两眼漆黑

我只管卯足劲

熬过刺骨的冻土

熬过身边林林总总越过我而去的种子

-

在没有被赋予意义的雏形里

破开自我的壳

便在这一刻,第一次睁开眼————

光明从此成为名词

希望从此有了意义
56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