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亲密关系

雨天‌‌‌‍‌‌‍‌‍‌‌‍‌‌‌‌‌‌‌‍‌‍‍‌‌‌‌‌‌‍‍‌,讲一个动机不纯的纯爱故事

zwh200000
6934
17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你外面有人。但是我不是侦探,我没有证据。傻傻的我还愿意相信你不是海王,相信如果你不是海王,那我就没必要费力去寻找你的脚踏两条船的证据。事实上我一直在努力骗自己不往那方面去想。你的朋友圈,你的ins,你的微博,你的小红书,我都没有给你点赞。我想给你时间整理好自己的生活,然后跟我在一起。我吃饭和喝水都在想你,盼着那一天早点到来。圣诞我们去看灯,你说这光景,一年前看过的,现在整个人的状态比一年前好得太多了。我以为你就快要准备好了。结果你整理好自己的生活,怕我秋后算账,所以就去和那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在一起,把我当成罪证一样,毁尸灭迹。

海王要上岸,我却要淹死了。
——转自徐笑笑的朋友圈

1

能来这个饭局的人,大多数都是有故事的人,而且故事的走向都很失意。我的阵营很明确,我也是失意的人。

我的职业,浪漫一点的叫法,叫游吟诗人;专业一点的说法,叫自媒体;接地气一点的说法,叫做网络乞丐。

我待过很多大城市,专门混迹于来自五湖四海的民工中间,观察他们的精神生活。

我发现民工们的生活轨迹万变不离其宗,也是极度可预测的:每到长假,得意的人相约出游,失意的人抱团留守。

别人的失意是我写作的灵感来源。我的流量和打赏能不能填饱我的肚子,全看我在每年的这些固定时节是否可以如约收获新鲜素材,加工成小说,或者写成剧本,或者极少数情况写成剧本杀。

2

赵松哲,外表害羞,人畜无害的清纯好女孩。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工作上勤劳肯干,经常能拿到top performer。听其他人说这个称号要是放在其他公司,得叫做再一次定义了岗位要求。其实我最讨厌这种人了,专门给继任者出难题,俗称卷王。她经常出差,她们对接的客户比较固定,所以出差去的地方也比较固定。

她有一个谈了好长时间的男朋友,这时间长到我们这个城市里的朋友们来了又走,已经没有人目击过他们是怎么开始的了。不过即便目击了,也不可能看到任何值得拿来一提的事情。

他们之间的关系,叫"相敬如宾":这里就用字面上的含义来理解,想象一下在公开场合,两个人从来不做任何亲昵的动作,在家也是泾渭分明,就好像互相都是客人一样。

她说之前好几任男朋友都吹了,因为他们不愿意接受“结婚之前不碰她”这个条件。她说:“直到我遇到了杨简。我当时都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么尊重女孩子的男孩子存在,所以她很爱他。”

我觉得这个“所以”很突兀。

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她应该是得意的那一派。我们就问她发生了什么。

她仰头伸着细长白皙的脖颈,闷了小半瓶 iced wine,然后和着一腔酒气,话和眼泪一起掉了下来: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55555.... 我早就应该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只知道他答应过结婚之前都不碰我,发过誓的!哪里知道今天小三都敢找上门来了,叫我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杨简...他瞒着我出去约炮!55555.... 他原来不是这样的.....一开始我还不相信,结果小三拿出了手机给我看....”

此言既出,满桌寂然。倒不是为她伤心难过,也不是感同身受。这沉默也分两派:一派人知道她背着杨简做的那些事情,一派人没好意思开口求种子。

3

杨简那小子自从发育之后,班草、校草、系草、校草一溜称号拿到手软,还兼职当过一阵子某著名快消品牌的代言。他的ins的最底下还有一张不起眼的照片,是他和他当时的女朋友开着豪车去某大型音乐节的照片。虽说出身小资,那样的车显然还是超过了他的消费水平。

那辆车是他女朋友的。他女朋友是24k纯富婆,家里人脉通天。准岳父大手一挥给他指了两条明路:出仕当官,平步青云;下海从商,日进斗金。

前两年网上流行一句话,叫:“富婆,我不想努力了。” 你很难想象,当这样一句戏谑,真真实实地放在你面前成为一个人生选项的时候,你会做何选择。

这个社会的资源,大部分掌握在男性手里,女生往上爬,很容易觉得上不去了,那还不如找个视野范围里最好的男人,少奋斗20年,实现阶级跨越,过上人人羡慕的好日子。

穷小子也很容易觉得上不去,但是社会没有给男性同样的选项。原因很简单,在男性社会里,没有给男性躺平的机会。躺平意味着同时在社会学和生物学意义上被淘汰。

富婆让他删了所有女性联系人,为此两个人之间爆发了旷日持久的大战。到了大四,身心俱疲的两人心里也早已有了答案。大四上学期,他手握8个名校offer,包括C州和M省两大理工学院。他打开打开Google map,选了一个离富婆最远的地方读研,只为了与她老死不相往来。

过了个不知是愉快还是孤单的暑假,杨简来到了新校园。他恰好申请了学姐的社团。他研一,学姐是博后。他面试的时候有一点点紧张,不是因为面试,而是因为学姐。

他们的进展很快,每周五晚上都默契地留有一段时光陪伴彼此。但是他们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又让朋友们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后来杨简、赵松哲和我们一起去开赛车,我就故意单独问过他为什么答应这么苛刻的条件。他说他也问过学姐,学姐说除非真的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确认关系了,两个人才能碰在一起。

“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被人拒绝过。”杨简说,“虽然我内心也有渴望,但是禁欲系却让我欲罢不能。你知道人的能量或者说是欲望,是堵不住的。你堵住了宣泄的一条渠道,它必然会找到另一个地方冲出来,破坏力只会更大,收拾起来代价也越大。我为了维护和松哲的感情,做出了很多牺牲。”

“比如?”我问。

“比如像她这样吊着我胃口的,我就必须另寻出路。搁其他的女孩子,我把手伸过去,她们就投降了——徐笑笑你认识吗?” 我说我不认识。他说:“那就好。”

他继续说:“不过我在考虑要和笑笑结束了。我想认真对待松哲。”

再次见到杨简,是一次偶然。他在一个德国主题小镇唱K。他在我隔壁。我虽然脸盲,但是听声音可以把他听出来。

其实也不那么难,那么小众的歌,再加上他的声音穿透了隔音不好的房门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一下就知道。我推开门探了个脑袋问,他伸手把我拉了进去。

当时正好徐笑笑去找松哲的事迹传得满城风雨。朋友们宽慰杨简说,松哲其实背地里早就和别人搞在一起了。这种人失去了也不可惜。杨简直摆手,说:“不可能。”

4

徐笑笑,网名也叫徐笑笑,和杨简在网上认识的。杨简要了她微信,然后和其他男生一样,上来也问了一句“你的真名就是徐笑笑啊?”

徐笑笑原以为他和外面的斯文败类差不多。剧情反转发生在第11行。她回复说:“啊!原来你也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呀。” “呀” 后面还跟了个爱心。

杨简的社交帐号里到处都找不到徐笑笑。这可苦了我。多方打听,我才约到徐笑笑的采访。

第一眼,我惊讶她的状态还不错,甚至有点热情地邀我入座。她知道我的来意,抢先开了口:“你知道,一个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会表现出来什么症状吗?”

“就是不带脑子。”她自己回答了,“不在一起的时候吃饭喝水都在想他,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大脑就会被占满,所以总是顾此失彼。”

“确实。”先说确实总没有错。

“圣诞节那几个周,全组没人在干活。这正是一年当中最闲的季节。人闲就会生事。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是他先伸的手。看完电影,我和他正往出走,片尾曲把我吸引住了。纯音乐版我听过好多次,而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电影原声版本,心里莫名感动。我跟他说,我们听完片尾曲再走吧。他说好。我们就又坐下,听完了片尾才离场。我们走到停车场门口,我才发现我的包不在。我进电影院的时候,手里拎着包;出电影院的时候,手里拎着他,那可不就把包落在电影院里了?于是我又牵着他走了一个来回。我跟他打趣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后来,我发现我没带钥匙,就去了他家,嘻嘻。”如果这甜蜜的笑容有如咖啡,那么刚刚一丝专属于这种可爱女生的小小的狡黠,就如同大师手作的拉花。

“杨简喜欢的人的是我,我让赵松哲那个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小婊子放人,我有什么错吗?” 她的思绪又跳回到了现实。

我说这算是人身攻击吗?她说:“我没有。我在说事实。我同学是赵松哲的前室友,知道赵松哲的黑历史。知道她历史的人,提到赵松哲都会感叹一句:人不可貌相啊。坊间传言,她上过的床,比历任男朋友hi过的king还要多。室友怀疑她对此是有记录的,因为在每次夜不归宿之后,房间里某块半途而废的乐高积木,就会多拼上一块。平时她不允许任何人动那个乐高,谁动跟谁急。每拼完一套,松哲就把拼好的小人放到展柜里,关上玻璃门。



毕业前,热爱F1的她已经拼完了阿隆索,汉密尔顿,舒马赫……

我问她,“那现在呢?”

“她在拼一辆法拉利F1赛车。我网上查了一下,那个拼好大概要719片。我在她家客厅看到了那个盒子。

“真不知道为什么杨简瞎了眼选择了她。杨简看过很多书,懂很多道理,做什么都聪明,但是一到人生重大决策就糊涂。”

“有那么一瞬间,他曾有机会做出他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他给我打电话坦白他背着我和赵在一起的一个又一个周五的夜晚。他说,但是,我只碰过你。我现在整个人都很迷茫。他说:‘你搞定过这么多难搞的deal,一路做出过那么多正确的选择,能不能教我怎么办呀。’”

“我说,跟我在一起,以后我帮你决策。”

“他说:‘往后余生,请多指教。’”

“挂了电话,他还给我发了他的行程单,精确到分钟:‘虽然我知道没有必要,但是我怕你多心。’”

“那后来你们怎么没在一起呢?”我问。

“他后半夜反悔了。他说,他的行为如果有不恰当的,他的表示道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我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赵在他面前装成白莲花的样子,女孩子们一看就知道是演出来的,他怎么就信了她呢?我不想杨简为了她去做傻事,所以很礼貌地登门叫赵放人。可是谁知道前后脚的功夫,杨简却来维护那个碧池,说是什么他要一心一意,说什么既然决定了,就坚持到底。一个决策都做不好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先把精力放在把决策做对,然后再去负责、去坚持啊。”

“可能这就是他的命吧。”徐笑笑瘫坐在沙发里,漂亮的大眼睛失去了神采。

5

我觉得这几个人当中还是徐笑笑最值得同情,而且应该还有料可以深挖。于是我近几周的局基本也都会叫上她。我声明,我绝没有看上她的意思,我这是在做新闻,顺手做做慈善。

徐笑笑说,杨简跟她提分手以后第四天,她打开了之前和杨简说过好多次要一起看的陪玩4,而且现在她才知道,杨简说的没有空,原来是忙着和赵鬼混。

她不是没看过,但是在那之前一直拖着,一心想和杨简一起看,想和他一起,一遍又一遍。她喜欢玩偶姐姐的服装,想学他们如何设置机位随着剧情推拉摇移跟,想学他们写作自己的纯爱剧本,想和杨简一起学他们的姿势。

那个系列的结尾,是男女主演的自白:“创作这个系列的目的是要讲一个目的不纯的纯爱故事。即使一开始的目的可能并不太单纯,但当两个人互相吸引的时候,甚至是萌生出爱意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爱在发展过程中也会无限的接近纯粹和完美。”

“我知道杨简一开始也是目的不纯。”徐笑笑说,“但是我多么期待HKD的这段话能在我和他之间成为现实呀。”

因为看HKD而湿不稀奇,稀奇的是因为看HKD而湿了眼眶。



徐笑笑被分手之后,曾经连着给杨简发了3天的消息,都不见回。这三天的信息是这样的:第一天假惺惺嘘寒问暖;第二天接着嘘寒问暖;第三天先发了一张图表白,然后掐准图片刚刚发出去的那一刻,又立刻打了一行字发过去,提出分手。咖啡馆里温暖的蝴蝶光打在她的脸上。

“这是我谈过的最短的一段恋爱。”她说完那句话,牙齿轻轻抵着嘴唇。她的微笑好像一杯被不懂行的人加了半包糖,还不搅匀的炭烧咖啡:

刚开始是淡淡的甜,接着回味却很苦,很长。

泪折射了灯光,晶莹剔透。

翕动的大眼睛,楚楚可怜。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17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