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生活经验

红薯‌‌‌‌‌‌‍‍‌‍‍‌‌‍‌‍‌‍‍‌‌‍‍‌‍‌‌‌‌‍‌‍

uncle Max
376
2
去逛超市,猛然看到堆成小山一样的红薯,个头贼大。我拿着一个握在手里,思绪被拉到了很久之前。

记忆里的家是一个大大的红房子,轰隆隆的火车,白雪覆盖的寒冬和热腾腾的红薯。

出生在北方的小城市里,家门口就是京沪线铁路。在没有升级到动车之前,那火车一过,整个家都会随着铁轨的纹路一起晃动。

快入冬的时候,整个城市都会忙着准备过冬。路上是一辆辆小驴车驮着煤挨家挨户的去送。送煤的大爷脏兮兮的,深蓝色的军大衣都快染成了黑色了。毛驴从来不害羞,只要他想,那都是厕所,所以快到冬天,你会看到马路上到处都是驴粪球。

每年冬天,我们家都会买上一吨半的煤堆在后院里。除此之外,家里还会用塑料膜给所有的窗户都封上,让热气充分的保留在屋内。当然也少不了白菜和大葱还有红薯,成捆的白菜和大葱会堆在车库里。每当这些囤积的东西吃完用完的时候,天气也由冬季转到了春季。

虽然下雪也是见怪不怪了,但每次下雪还是会觉得额外的兴奋。

记得小时候,我还没有扫落叶的大扫把高那。下着雪我拿着扫把在院子里扫雪。我想着,一会家里人从厨房出来,到客厅的时候就不用踩到积雪了。我从左扫到右,往后一看,刚扫出来的地方又落上了积雪。于是我又从右扫到了左,就这样来回几个回合之后,我也彻底放弃了。热得我是满头大汗。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西西弗斯,但是我体会到了西西弗斯的快乐。于是我扔掉扫把,躺在雪里面开始看着漫天的大雪发着呆。我妈妈从厨房走出来,还以为我出什么事了。我说没事,我就觉得这样挺好的。

每天晚上临睡觉前,我爸爸都会去后院把大块的煤砸碎,然后我就会趴在窗台上看着我爸爸蹲在那里有节奏的挥动着榔头。那声音开始时候是厚重,然后逐渐变的轻薄,当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我爸爸就开始用簸箕去铲碎煤。紧接着,厨房里就会传来他用铁筷子敲打火炉的声音。然后又是一声厚重的铁块撞击的声音,那就是都收拾妥当了,把火炉盖盖好。

每天临睡觉也要做充足的准备。先是要铺上3层褥子,然后再把3层被子依次打开。先是厚被子,然后是一层薄一些的,其次是最薄的一层。但是最后一层一般是在后半夜才会用到。火炉经过一晚上的燃烧,到了4点多会耗尽它的力气。那时候需要重新添煤才能保持温度。所以要多盖一些才能不觉得冷。一般早上五点半六点。我爸爸会拿着筛子,把隔夜烧过的炉灰筛选一遍,挑出里面没有烧完的碎煤块放到簸箕里。每天早上,那哗哗的筛子声,和灰尘扬起来的声音会叫醒我。然后我就打着哈欠,屡屡睡歪的头发穿好衣服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

思绪间我已经到家了,买了四颗红薯。买了新的烤盘,把它们丢了烤箱。想着一会能吃到就莫名的开心。

记得小时候,在火炉的里面有一圈隔层,晚饭的时候我爸爸会拿着超级厚的手套,把一颗颗红薯放在隔层里。吃过晚饭,看了会电视,我妈妈就会端着一篮子红薯叫我们一起吃。我们四个人围在茶桌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红薯。红薯有时候会烤的时间长一点,糖浆会顺着破口流出来,把周围都染成了红黑色。那时候我就会抿着嘴,迫不及待的想要撕开红薯的外皮。即使是小心翼翼,但我也知道还是会被烫一下,相比起香喷喷的红薯,那灼灼的烫伤感又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最治愈的时间就是,你刚撕开红薯皮,那热腾腾的蒸汽顺着破口喷涌而出。随之而来的是红薯的香气。

叮叮叮,烤箱提醒我烤好了。我打开烤箱门,发现自己忘记买隔热的手套了。我望着里面烤好的红薯陷入了沉思。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烤四个,因为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不知道我要怎么把它们拿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很难过。。。。。。
2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