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生活经验
  • #旅游

记阿‌‌‍‍‌‍‍‌‍‌‌‍‌‍‍‍‌‍‌‌‌‍‌‌‌‍‌‌‍‌‍‌拉斯加自驾游,遇险与脱困

清露音郎
8315
67
这是一篇21年12月底阿拉斯加自驾游的简单分享,期间踩坑不少,着重想叙述一下租车自驾的经历。一路上看到了撞散架的,着火的,陷进雪里的车辆无数,委实有些感慨。楼主一车4人,有lz和男票开车,另外两个妹子坐后排;另外一车科州老司机5人。我们的大计划是去fairbanks看极光,因极光列车早已售罄,机票略贵,又听闻路上也可见极光,便选择了自驾。

楼主行程:19-21号 Anchorage, 22号 Anchorage-Fairbanks 3号公路 , 23-25号 Fairbanks, 26号 Fairbanks 3号公路回 Anchorage (26晚的机票)

Part1: 租车:网上说的不一定是真的

楼主和男票均为23-25岁之间,因是AAA的会员,在官网仔细看了条款后,早早订了Hertz家的车辆试图免除Under age的费用。未曾想到,到了现场才被告知,Anchorage的Hertz不给我们租,因为他们不让把没有winterized的车开到fairbanks, 怕去了被冻住,加上fairbanks的hertz跟他们没有关系,也不能施以援手。几个小时的argue无果,我和男票饿的前心贴后背,只得选择了一旁的Avis,(但Avis也没有Winterize的车存货啊)每天多25刀under age fee. 幸好楼主平时的mailing address在男票家,便算作domestic partner,少在名义上加了一个driver,每天立省25刀。

Part2: Anchorage: 雪地初体验

雪地的路和湾区确实不一样,即使在anchorage这个AK最温暖的地方,雨刮器会被冻住,刹车不灵,打滑也是家常便饭。最惊险的要算是楼主带一车人去Alyeska Resort滑雪,回城的路上雪已被前车压得光滑无比。前挡玻璃上弥漫了一些水雾,楼主一个不小心往右拐却短期未见反应,3秒之后车大幅度往右,便赶紧往左,却又是打滑,幸好此时男票提醒我把好方向盘减少扰动,东拐西拐的车方才重新变成直行。

Part3: Anchorage - Fairbanks: 论自信的炼成

老早听闻这段路冬天不好开,楼主咨询了无数当地人,做好了要开12小时的心理准备,还准备了雪铲等物。楼主提前还把四个人安排的明明白白:两个司机轮流补觉,纯坐车的两个妹子负责轮流坐在副驾驶陪聊&操作相机和对讲机,以防司机太困or分心出事。没想到这一天天气非常好,虽然乌云满天看不到极光,但阻碍视线的雪花,高速上也已被清了雪。残存的一点粉雪会随风拂动,仿若仙境一般,真是好一派北国风光。楼主男票先开,跟着科州老司机们,因视野良好,大家在弯道前减速,直道上甚至能飙过70迈,以至于后面换楼主开时,科州老司机们还觉得我们开的有点慢。360多miles, 我们实际的驾驶时间也就六个多小时,这极大地助长了集体的自信。也因此,在fairbanks科州老司机们突发奇想想去北极圈看看,改变计划的时候,我们这一车把原本谨慎的25号启动回程,改成了26号方才启程。

Part4: Fairbanks-事情开始变得不简单

楼主一行人运气算不上好,27和28号方才是极光的较大值,恰好在楼主刚刚离开的时候。还好24号凌晨,楼主就在airbnb门口看到了发绿的“云”,手机一拍是相对弱的极光。



因行程推迟,楼主一行人在25号前往chena玩狗拉雪橇+泡温泉 (没想到一池子有70%都是留学生)。去时的路上刚下过雪,推雪机也没有清走积雪,导致路上有两道深深的车辙印。楼主开的是回程,在茫茫黑夜之中,楼主需要保证自己的车轱辘沿着前人的轮印走,还需大力把握好方向盘,不然容易被带到沟里。彼时的天空已经飘起了雪花,雨刮器已经完全冻住,楼主打着十二万分小心开完了这两小时的路,对26号的回程有了不少担忧。

Part5: Fairbanks - Anchorage: 险象环生的回程

又有谁能想到,我们竟然碰上了AK最坏的路况呢?带着去程的自信的团队,觉得最多10个小时就能开完全程,于是整车8点半方才出发。出发前发现暴风雪竟然变成了雨夹雪,而且airbnb门前的雪太厚难以动弹,幸好屋主帮叫了plow truck帮我们清出一条路。刚刚上高速,便发现路边的加油站口一辆车陷进了雪中,我们还贡献了人力和铲子试图帮他们脱困。十几分钟后,发现行不通的我们因为要赶时间,对方也表示要叫拖车,便只得先离开。

楼主一路上先养精蓄锐,却发现这觉并不能睡踏实,车开一段就要大晃一下,后来询问方知是打滑。一次醒来的间隙,我发现车前玻璃多了一道裂痕,后来才知道是对向的车与我们擦身而过,铲起了一个大冰块,直直的砸到了我们的车玻璃上。再一次清醒,一睁眼发现整个车正在已较慢的速度180度大回旋,眼前的景物正在旋转,整车慢慢的滑到了路的另一边。车里的其余三人静默无言,导致我还以为睡了一觉大家已经发明了新的开车方式。还好路上的车要么停着,要么极为缓慢,我们还算顺利地抵达了路的左侧,在这里,我们坐等了一会,分析情况是雨让雪结冰,整个路面湿滑无比,人走在上面完全站不稳。

楼主男票观察了其他人通过这段路的方式,认为通过这段路的关键是速度要更慢,于是又左拐掉头启程,以5mph以下的速度前进。但因路面倾斜,开了两分钟左右,整个车又开始向路左滑动,往右打方向盘无用。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车一头扎进了路边的冰雪混合物里。楼主是个爱折腾的人,在fairbanks看到了十几刀的冰爪便抱着囤货的心态买了,未曾想此场景能派上用场。穿上了冰爪的楼主得以顺利的在冰面上行走,在州警的帮忙之外,还扶了一个好心大哥过来帮我们用他的大铲子铲雪。

补充内容 (2022-01-13 19:49 +8:00):

补充一下租车:

Winterize指车会自带一个加热的插电装置,可以在插上电之后微微加热打火装置,保证车辆能够顺利启动,对于有时零下40度的fairbanks是必须品。雪胎则跟这个不是一回事,其特殊的工艺和纹路使车辆能够在雪上更好的借力,雪胎的车辆即使在阿拉斯加存货也并不多,往往需要提前预约&加钱。至于雪链,起码从我们的观察来看,不论是Anchorage, Fairbanks还是三号公路,一般大家都不带雪链的 (可能因为拆卸麻烦?)最后那天最极端的天气冻雨,也只有两三个车带了。

继续更新哈

我们大回旋+栽进雪里的这段路其实是nenana river的桥梁以及后续路面左斜的弯道,冻雨使有雪胎的车也都小心翼翼地开车。无数辆车像我们一样困在了路边,或者静静观察。州警就在这一片慢慢的开,来回的救人。但即使是带雪胎的警车,也不敢在对面直接停下帮助我们,而是往前开绕了近10分钟才掉头回来找我们。警察大哥穿的靴子估计有点专业,在冰地走着虽然也不稳当,但也比普通雪地靴需要扶着车才能移动的我们强多了。戴着冰爪的楼主跟警察讨论了一下,决定开始尝试把车挖出来。

扎进了雪里的车之所以动弹不得,是因为右边的两个轮子都在异常光滑的冰面上,左边后轮几乎悬空,左前轮又扎进了冰雪混合物里,倒车的后果是往雪里扎的更深。使用雪铲便是把车左侧,前侧以及下方的雪清掉一部分,警察老哥和好心大哥两把铲子一起干,每一铲都非常有效,铲掉的冰雪扔到远处,终于让车看着不像是扎进雪里了。

将好心大哥扶回了他的皮卡,警察大哥便辅助我们继续脱困。冰地开车的关键点其实是要有摩檫力,而有了初速度就会(因为惯性?)让车变得好控制一些。警察大哥让我们保持一定的速度,他站在路左的岸边,手扶着我们的车边扶边走,给我们一个持续向右的力。等我们逆行着终于开过了这个倾斜的弯道,警察老哥给了一个稍大的力,我们便继续上路了。为了摩檫力,我们选择在为了提醒越界的中线上开了一段,吵是吵了点,但总算在移动。

本以为这就是回程的高潮了,没想到后面还有更难开的路。冻雨渐渐的没了,转换成了雪花。自认为有了一定雪地经验的我们以为这是路况好转的兆头,naive。之后的路,又是别样的难开。

补充内容 (2022-01-15 09:15 +8:00):

继续更新暴风雪部分

阿拉斯加的冬天,白天非常短。通过冻雨的路段耗尽了我们所有的日照时间。远光灯照出了越来越密集的雪花,阻碍了我们的视线,我只能牢牢盯着前方一两米处的路上有几道快半个轮子深的车辙印。即使我们的suv,偏离了辙印都有很大概率困进雪里。后来风雪加剧,我能见度常常不超过半米,有时候啥都看不见。即使我想踩油门,整个车都很难走快,能感觉到轮子上充满了阻力。我牢牢把住方向盘,以不到15迈的速度,跟在一个小皮卡的后面,指望着它能帮我开路。不敢跟太近,因为前车扬起的雪尘足以让我们能见度为0,与对向车道会车时亦是如此。以为抱住了小皮卡大腿,没想到小皮卡突然停下,两三秒后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倒车,直冲我而来,还好我反应快往右打了方向盘,险险地与它擦身而过。这种情况之下,我只得自己上路,没有了伙伴。

走了一段路后,路过一辆冒着黑烟正在着火的车,无数被陷于雪中的车辆后,看到了一个同胞的车,挥舞着信号灯向我们求助。他们跟我们路线一样,但这是他们第四次陷进雪里了,向我们借铲子和人力。看到同胞被困,虽然时间紧张,男票还是带着铲子去帮他们,我看到其中一个穿着雪裤+加鹅远征的男生,躺在地上试图清车底下的雪,说是腿已经快冻麻了。40多分钟后,我们的铲子和人力只能帮他们多移动了一小段,此时又来了另一辆车贡献铲子,并且州警也到了,我们实在赶时间,便只得先离开了。停这40多分钟,我们自己的车的雨刮器虽然一直工作,但仍然结冰了三次,我一次次的把它们清掉。我又观察了一下自己车的轮胎,发现轮胎后面的有个本应隔绝脏东西和车架的橡胶板,因为雪太厚直接被嵌进了实在的雪里,板和车架间也全是雪,导致轮胎很难转动,便急忙清理。清了快半个小时,方才让四个轮子基本脱困。然后发现,20分钟前刚刚清理的后备箱,又是一层厚厚的积雪。

继续走了一段后,我发现对向的车道开来了一个plow truck, 刚刚清过雪路况相较我这边要好很多。鉴于路上车非常少,以及我们已经濒临误机,我便大胆逆向借道而行,速度马上就上了30。 当然为了避免与正常行驶的车相遇,我远远地观察,前往一有往这里移动的亮光,便回到正常的道路行驶,在上坡以及右转的弯道,我也老老实实地在正向车道开。三个小时过去,我精神高度集中,也异常地疲惫,我的陪聊也昏昏欲睡,在看到了一个加油站后,便赶忙去休整。

补充内容 (2022-01-15 09:29 +8:00):

此时一查手机,嘿呀,白天的冻雨路,以及刚刚的暴风雪路段因为路况太差,太多车遇险,已经被封了。庆幸我们好歹是通过了那段路,但同时想到种种状况也一阵后怕。

加油站里我们遇到了一起滑雪时碰上的中国留学生,便把对讲机给了他们一个,商量着一起走。楼主因为赶时间,看见路况稍微好转了一点点,便保持时速在40-50之间,弯道减速到30左右,后面的车远远地跟着。如此一个多小时后,在下一个休息区,他们吐槽我开的非常快,一定车技很好,楼主汗颜。

快到机场的时候,楼主收到了消息,原定凌晨12点半起飞的飞机,delay了12小时,好气啊。此时已经超过了约定的还车时间,索性多租这个车了一晚上,在车里睡了一晚上 (感觉起码比在机场睡安全)。

之后就是滞留Anchorage机场27小时argue无数,跌宕起伏的故事了,我另开个贴讲吧~
67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