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亲密关系

调侃‌‌‍‍‌‍‍‌‍‍‌‍‌‍‍‍‍‍‍‌‌‌‍‍‌‌‍‍‍‌‍‍我约会自己出过的丑。以及大家给我这种人找找合适的约会地点

九天落叶飞花
13210
116
我第一次用约会软件。我和其中一个妹子聊的不错。然后我就想约她出去。我的建议是周六一起去学校里散步。刚刚查了一下周六天气,零下六度。。。倒不是我怕冷,我就是那种大冬天喜欢在雪地里踱步时思考问题的人。只是刚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个脑残的主意,这种建议估计足以让人freak out了。我现在已经准备好move on了。希望下次不犯这种错误。不过,我没选择传统的吃饭或者是喝咖啡或者是看电影是有原因的。我实在没法边吃边聊天。实在不知道各位朋友是怎么做到同时用嘴吃饭和聊天的,不怕把吃的喷出来吗?而且我一吃饭就脑子放空了。喝咖啡嘛。。。我不喜欢咖啡因,几乎不喝除水以外的其他任何饮料。至于看电影,我一般喜欢一个人看,多一个人少了沉浸感,体验大打折扣。我最舒服的交流方式反而就是在学校里边散步边聊天,所以才提了这个建议。其他方式我不知道有什么。我倒是可以带妹子去书店,不过书店并不适合聊天。其实喝咖啡或者吃饭也可以,不过嘛那就得妹子一个人吃,我喝水,感觉好奇怪啊。。。或者让妹子一个人讲,我专心吃。唉,太难了。

不得不说在中部大农村约会真的是难。我身材属于修长的那种,手指也是修长的,头发也是长的。所以,在美国不太容易找到约会对象的。用约会软件将近两个星期,like的亚洲人一个都match不到的,最后match的10个人全都是白人。。。然后一半都喜欢ghosting。然后剩下的一半都被我聊天聊死了。。。

说到我开始的几次聊天,现在想想也挺好玩的。对,我之前就是一直都是社恐,出门见到人就害怕,看到人绕行。刚开始聊天,我完全拿捏不好。

姑娘A在profile里写她非常喜欢古典文学,我想这个我知道。然后上来就问她对莎士比亚的李尔王怎么理解,李尔王反应了莎士比亚什么样的政治倾向,剧中的那些角色是莎士比亚对于马基雅维利君主论中君主的文学化?问得她懵逼好久,然后说她没读过李尔王。然后,我继续追问那弥尔顿的失乐园总读过吧没有,俄底浦修斯之王呢?然后她就ghosting了。。。

姑娘B是我在Bumble上matched。(似乎bumble上的女生更不容易ghosting?可能是因为需要女生主动的原因吧?)然后她的第一句话就把我整晕了。她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我通常不和political belief是moderate的人match的,但是我还是很想了解你?”当时,我第一个感觉是这也太冲了吧,你不喜欢我的political belief干嘛match我呀。然后,我就讲了一大堆政治理论来解释为什么我选择moderate。恩,长的足以写成小论文的那种,用的文字全都是academic的,而且句子都是完整有大小写,grammatically correct的。(现在想想笑死哈哈哈)然后,写完后突然一想不对,她这句话的主干是想了解,前半句不过是铺垫。但是,写出来的东西是撤销不了的。。。我就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但是我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她了解呢?我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就老实回答“我数学,物理,计算机,哲学,文学,政治理论都有涉猎”不知道你要了解那个呢?(答非所问+1)。最后看到她profile上写道想穿越回到寒武纪,我就好奇发问我记得百科全书上说过寒武纪的二氧化碳浓度是现在的十倍,你确定你不会呼吸困难吗?(脑残问题+1)果不其然,姑娘B被我吓死了,ghosting了。。。

踩了两次坑之后,我把我之前的聊天记录全部整理出来,用科学方法意逐一分析。之后,我去学校特地找人聊天并暗中校对我的理论与实际观察结果。我对聊天的各种body language都有所研究。还有就是语句的tone,也就是如何传递情感的波动。以及如何引导对方。对于tension的收张。过了几天,我match虽然没收到几个。但,我从几句就能把天聊死,到能很自信的hold long conversation以及读对方的情绪了。所以,所谓的社交智慧到最后也不是什么难如登天的事嘛(比计算复杂理论,量子信息这种简单多了嘛)。感觉大众把这种东西mystify了。很多这些pattern可以很好的用科学的方法来理解,情绪尤其是如此。(事实上有情绪的人比理性人容易解释多了。。。因为你只需要把控好他/她的几个关键情绪即可。而解释理性人很容易就变成一个NP-Complete甚至PSPACE-Complete的问题)之后我把这些也用到我dating聊天上。(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我所有的聊天无论和谁都得按照我总结的理论来进行,要把理论熟练到成为我的本能才算是有进步。)果然,这种情绪本质的规律男女都是普适的,后面我和姑娘聊天再也没出现过几句聊死的情况。

最后,另外有个有意思的发现。就是在和别人聊天时一定要把自己放在social norm 20%的区间内。所有的特质基本上都是过尤不及。即使是像智慧,知识这种东西,你知道比平常人多出一些,大家会赞美你。你知道比平常少一点,大家会同情你。但是你几乎不知道,大家会鄙视你。你要是知道太多,大家就会惧怕你,觉得你是monster,(我已经被好几个人因为这事说过我太过scary了)。所以要学会隐藏自己。很多时候我会故意play dumb。给他人机会让他展示自己,我装无知。其实总体下来就是要match你的audience的character。对不同的人调整自己展示出来的特质的强度以及属性来让对方不感受到威胁或者是压迫感。

补充内容 (2022-01-14 21:26 +8:00):

看了很多评论。很有意思,大家似乎忘了我标题上写的前两个字,“调侃”。本来我写这帖子就是来逗我自己的,也是逗乐各位的。

很多人却能理解成我需要impress对方。这不禁让我想到,这是否是也是一个social norm呢?众人以各自所能理解的动机来解释他人超乎常理的行为。恩,说不定他们这种理解方式确实带给他们一些优势,可能大部分人这么写或者表达自己的经历可能确实带有的是impress他人的动机。

某种意义上,这帖子是失败的,调侃的意味没有达到。本来调侃自己的awkwardness是想让大家有乐一乐。意图是让大家想想世界上还有我这等奇怪之人,然后让大家大家感觉个自似乎还是挺正常的。然后能go-on life confidently。结果嘛,看来大多数人都focus-on我对社会norm的violation,试图以在social norm之类的人的特质来解释我。比如说,我这么做一定是想要impress大家。我想这是一种潜意识的自我防卫。以这种常人的方式来理解,确实很好的减轻了我的帖子带来的奇怪感。这种理解方式的框架可以总结为,“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的人想要。。。的,这种人我见多了” 瞬间,奇怪感消失了,人们终于又回到了他们所能认识的“寻常世界”。

这一点,恰恰又是这篇帖子的成功之处。我之前读过很多非常之人的自传或传记,读过他们和他人的交流。我当时就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人如此的奇怪根本和大众口中那种圣人的谦逊,幽默,好学不符啊。(比如牛顿,常人若是真的和他有交往一定是认为他是傲慢的。)我想我现在是想通了。这些不过是大众在心里非常之人的形象。社会对他们进行了演绎。让他们从近乎疯子“治疗”成为正常人。(我总算是有点理解福科的Madness and Civilization了。) 这种演绎我想是社会的一个重要功能。因为也正是如此,社会人感觉安全,幻想的这种社会框架得到了加强,人们仿佛又站在了坚实的地面上。(而那些疯狂被埋在了,璀璨的社会建筑根基之处)

也难怪罗马要烧死耶稣基督,教廷要烧死布鲁诺。因为他们actively violate既有的社会框架,而且甚至还提出新的框架要取代旧的,当这种疯狂没法用演绎的方式来治愈,剩下的只有毁灭一条路,所以他们的下场也必须是如此。

不错,不妄我煞费苦心写这帖子。没想到调侃没成却得到了意外的对社会的insight。

补充内容 (2022-01-14 22:42 +8:00):

既然有人严肃地讨论,那我就暂时放一下调侃的语调。既然有人想知道我约会的动机,那我就讲一下我真正的动机。不少人以为我是想去找soulmate。所以困惑,我这样伪装即使成功约会了也没什么用啊,我还是没能和人沟通啊。有困惑说明你的洞察力很强。我事实上就没想着找soulmate。沟通更不是目的。伪装才是。试想一下,什么才是最好的方式来测试自己的伪装是否成功?我要是和一般的人聊天,很多都是点头之交,他们心里即使不舒服也通常不会表现出来。这样我无从得知伪装的优劣。正如大家所说,亲密关系大家都希望真诚,所以会更加小心谨慎,对方稍有可疑或者是creepy的地方就会立马有反应。试问有什么比用dating测试更加灵敏的方式?我和姑娘A聊天,几句话就让她不舒服,她立马ghost。我的目的不就达到了?我立马就反应过来我什么需要伪装,以及这几句话要怎么修改。

为什么需要伪装?教廷用火烧死了布鲁诺,现在我们真的没有“教廷”了嘛?有心的人,自然可以发现,社会审判“异端”到处都是。只是大多数人都站在审判者的一方,自然没有察觉。(题外话,现在社会的审判方式果真是“文明”多了。)一般的“异端”可能只是受点social shame. 但是像我这种程度的异端,如果我要实现我的理想,恐怕我收到的就是火刑了吧。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象牙塔里离群索居的生活保护不了我太久了。我必须尽快融入社会,完善伪装术,装成普通人。如此,我才急急忙忙地去约会。与其说是thirsty for love,更不若说是thirsty to be alive。

一段亲密关系,能让我的伪装时时刻刻都接受考验。我若通过了此等考验,我的伪装也就真正成功了。实际上亲密关系是绝对的low stake测试,因为失败了,对方无非认为你creepy,或者thirsty,或者dishonest,或者其他之类的。也不能把我如何。但要是我再踏入社会实现理想的时候暴露,那等待我的就是最可怕的异端审判了。

补充内容 (2022-01-15 01:28 +8:00):

有人说我像他们生活中一些一天到晚叨逼自己懂很多的人,用于显摆,找存在感。我可以很淡然的说我小时候就是有这一面。如果这让这些正常人感受到了他们的superiority,那我也是功德一桩。

我当时最困惑的事情是,明明我想要做的都是非同常人的事情可又为什么渴望常人的认可?这两个渴望是相互冲突的,为什么他们同时存在?为什么没法压制其中的任何一方呢?我质疑我的agency,我不知道所谓的自由意志什么,因为根本没有统一的意志。心智复杂的人,最困难的就是驾驭自己的心智。最终我的出结论我的个体本质是残缺的,需要补全。如何补全?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东西,神性,everything I fail to be. 我有多骄傲就有多鄙视自己。强烈的自我完成和自我毁灭真是相伴相生的呢!

古希腊人被自己过于漫溢的渴望所吓倒,所以创造了美丽的奥林匹克众神。秩序的美可总是建立在混乱之上。天堂的土地之下埋藏的是永恒的黑暗。对自我克制的向往和自身渴望的冲突,最后在希腊的悲剧中得到了融合。希腊人找到了神性。西西弗斯不断的推巨石上山,即使知道这是徒劳无功,确仍然要经受永世的折磨。希腊人在这些悲剧中,找到了存在的意义,被悲剧的美所给予的超凡的价值。尼采体弱多病,完完全全的一个弱者,可是其却书写强者的哲学,还有比这更讽刺的吗?最后他就如俄底浦修斯一样陷入了疯狂。但若不是这种悲剧,他如何发掘自己的神性?尼采热爱古希腊悲剧,是在这些悲剧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我热爱尼采,希腊悲剧,还有众多作者,是在他们的疯狂中发现了自己的疯狂;他们的倒影中看见了自己;他们的残缺中,看到了自己的残缺;他们的神性中发现了自己的神性。

光是想显摆,恐怕我难以看下这些书。

我何时能发现自己的神性?当我再面对自己的残缺时,能淡然地说人性太过于人性。心中的超凡就增长了一点。为什么面对道德的审判我并不多做辩解?我只能用失乐园里撒旦的话来回答,当生灵在其内心中发现了神性,他就在也没办法接受全能全知。即使知道了要在地狱的烈焰中永世煎熬,也不能接受在天堂的臣服。这是pride也是悲剧。

补充内容 (2022-01-15 03:28 +8:00):

终于到完结的时候了,我想最后揭露我写这个帖子的真实意图。我为什么会写这个帖子呢?约会是对外在行为的考验,这帖子就是对我内心的拷问。我在此感谢各位掌刑者的审判。内心的锤炼一点都不比外在的伪装更加简单。无论我的价值观,哲学理论,时间观多么完备,没经历过外在的审判,这些都是铸造在沙地上的城堡,松散而臃肿的理论。他人的价值和智慧不经历锤炼中就没法说服自己。说到底没经历审判“我”只是骆驼。我自己内心复杂没法审判自己,朋友爱护我也没法审判我,在现实中直接接受审判的代价太大。所以,我写了这篇帖子,来此接受审判。试问有哪里比这里的亲密版更容易踏入道德的雷区?哪里异议能收到更严厉和全方位的审判?你们的审判本就是我内心自有的怀疑。我为什么对很多评论一一回答,因为这是我对自己价值的磨砺和补全,对自我质疑的思考。大多的漏洞都被补上,自我的质疑,也就被碾碎。当最后真正的审判和牺牲到来之时,我就不会犹豫。

那浑身金色鳞甲的巨龙,那浑身写满You should的神物。我现在终于可以对你大喝, I want and therefore I do!心中大叫“我”的野兽也就从骆驼变成了狮子。转变终于完成了,狮子已成,那婴儿还远吗?

心灵和身形的完备将是构筑神性的基石。我想审判日之时,我就不会愧疚。
116条回复
热度排序

发表回复